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应给“我行贿了”网站以制度化出口  

2011-06-13 06:44: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效仿印度网站“我行贿了”,截至今天,国内已出现“我行贿了”等3家民间反腐网站,吸引了许多网友发帖揭露自己行贿内幕。“我行贿了”网站创办第二天已有近5万人访问,创办者坦言不担心网站被取缔,因为反腐也是人民和党的需要。(新华网6月12日)

       印度反腐网站“我行贿了”的创办人拉马什和斯瓦提认为:“我们相信用人民的力量可以遏制腐败的蔓延”,而这同样是中文版“我行贿了”网站出现的重要原因,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了“创办者坦言不担心网站被取缔,因为反腐也是人民和党的需要”的良性预期。对此,我们该如何看待?
 
        网络自身的特点赋予了网络全新的举报反腐、监督公权运行、制造社会舆论等功能。这些功能改变了传统反腐体制的效率低、风险大、成本高的特点,不仅便捷及时,而且能节约反腐成本,降低了反腐风险。但反腐败是一项十分复杂的系统工程和长期工程,因此,我们也要看到隐藏其后的社会困境。一是曝光成本问题,二是传统渠道被遮蔽的问题。
    
       就笔者的看法,中文版“我行贿了”网站受关注的原因除了——“我们相信用人民的力量可以遏制腐败的蔓延”——之外,还有民众最愿意通过网络反腐的社会心理有关。有调查显示, 71.5%的人表示自己会参与反腐,公众最愿意用网络曝光的渠道参与反腐。因此,有理由认为,中文版“我行贿了”网站恰恰契合了民众的需求和现实。

         从法理上说,根据刑法第二百四十三条规定,公民只要不是有意诬陷,哪怕是错告,或者检举失实,都不应该被追究诬告罪;从常识上说,网民不是侦查机关,不可能100%准确,若有少量不实信息就被追究刑责,会很荒唐;从后果上说,如果不对舆论监督适度忍耐,那么,公民的言论空间将被压缩。因此,就笔者的观点,“我行贿了”网站被复制是公共理性的产物,受到推崇则与整个社会的困境有关。

      这个困境就是利益集团的互相包庇,使得举报者的举报信大多石沉大海,甚至遭来被举报者的报复。在这种情况下,“我行贿了”网站应允而生。近年来举报人遭受打击报复的事件屡见报端就是明证。只因为调查并举报了省政府秘书长情妇的假干部身份问题,使得这位已摇身化为部长的三陪女怒火中烧,举报人朱继岚被雇佣的凶手连刺5刀。山西灵石县英武乡岑泊村村民联名向乡党委、乡政府告发村民委员会主任马计斌种种违纪违法行为,正因为他们的举报,挨打的挨打,有的还遭到绑架……因此,笔者以为,应大力支持“我行贿了”网站,并且,应用理性的目光观照可能出现的造谣诽谤传播不实信息等可能出现的影响。
 
       面对“我行贿了”网站,笔者以为,韩国的做法值得借鉴。韩国为了应对腐败日益严重的趋势,成立了颇具特色的民间反腐败组织,与市民、企业、政府和透明国际已经开始形成一个反腐败网络,取得了显著成效。简单地说,韩国的民间反腐走上了制度化和组织化的道路,在这点上,应当借鉴其经验,以达到民间反腐与传统反腐机制良性互动的目的。
    
       必须明确,对于政府部门和掌握公权力的人来说只有一个选择:接受公众监督,不论你是否愿意,都要容忍监督可能带来的轻微伤害和甚至可能片面的、不准确的监督。靠什么支撑“我行贿了”网站?这个问题的实质就是应给“我行贿了”网站以制度化出口,而这显然离不开社会的呵护、公权和官员的理性,民众的支持。
 
 
  评论这张
 
阅读(54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