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有导演无演员”的听证会戳破听证会公信力脓包  

2011-06-10 08:54: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东莞市物价局发布了征集听证会参加人的公告,然而截至6月7日(即最后一天),未收到任何市民的报名。有市民表示,不愿参加“走过场听证会”。(《 京华时报》6月9日)

 
       这是一个尴尬的现象,但更是一个值得反思的问题——东莞欲涨水价无人报名听证。对此,官方的解释是无人报名参加这只是说明消费者非常不成熟,民主素质有待提高。而老百姓的看法是“不愿参加走过场听证会”和“已经看透了听证会不可能接受真正的民意。”


      那么,东莞欲涨水价无人报名听证到底是一个素质问题还是听证会陷入“走过场”的民众不满折射呢? 就笔者的看法,如果一个导演组织了一群演员来排戏,戏没有排成,难道导演能把问题都归罪于演员吗?换在听证这一事件上,如果说政府部门是听证会的组织者,是导演,那么,报名参加者就是演员,而在关系民众切身利益的事实面前,是什么因素导致了“有导演无演员”的怪象呢?难道仅仅是演员的素质问题吗?是不是“导演”的问题呢?

 

       东莞欲涨水价无人报名听证,从一定程度上说,是公众用脚投票的结果——“不信任票”,官方应有足够的认识而不是把原因归结为民众素质,否则,就是有意识的遮蔽。事实上,当把无人报名听证单一地指向民众时,在笔者看来,就是权力者霸道逻辑的显现,而没有看到隐藏其后的民众嘲弄和讽刺情绪,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吊诡。

 

        东莞欲涨水价无人报名听证的出现不是偶然的,可以并且看作是普通民众甚至听证会代表对价格听证会的热情与日俱减的显现。一项社情民意调查结果显示,62.5%的受访者认为听证会对公民参与决策没什么作用甚至是形式主义。而一份对北京市1998~2000年间四次价格听证会应到代表和实到代表的统计显示,实到代表的数量和比例呈现出逐年递减的趋势,甚至一度下滑到53.3%。也就是说,我国的价格听证制度正因为失去民众的信任而日益蜕变为一种法治的摆设。从一定程度上说,东莞欲涨水价无人报名听证是听证会公信力下降的必然后果。


         可以说,听证制度在遭遇“逢听必涨”和形式主义的尴尬后,公众的信任受到严重影响,时下,这种不信任的情绪正在蔓延。人们对听证会充满期待,是因为它能满足公众知情权、表达权、参与权、监督权,是因为它能使决策真正建立在尊重民意基础上并由此而更加公平公正。而听证会陷入形式主义的陷阱之中不仅伤害了公众权利,也削弱了政府公信力。


        当前,不少听证会犹如精心组织的彩排游戏,成为形式主义的代名词。听证会作为人们表达不同意见的一种制度化形式,只有使人们觉得自己的意见受到重视,才能增加人们对它的认可程度。当听证会沦为权力部门一厢情愿的表演,而不是对公众权利和民主的尊重,无疑是对听证会价值和功能的背叛。这是东莞欲涨水价无人报名听证背后的深层次问题。


         常识告诉我们,听证会所彰显的价值绝不是仅仅停留在价格的上涨或下降上。从政治和社会的角度来看,听证会是我国民主政治的一种实践,它听证的是政府的自信,是百姓的参政议政能力。从社会的角度来看,听证会制度的产生是社会中不同利益群体之间利益的一种权衡过程。从这点看,东莞欲涨水价无人报名听证难道不正是在颠覆听证制度的价值吗?在这个层次上,无人报名或是一种无声的抗议,更是一种反讽。


 
   “有导演无演员”的听证会戳破听证会公信力脓包。认识到“有导演无演员”的听证会不是“演员”素质问题而是有关听证会公信力的问题,才是要害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40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