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单纯”大学生能消除“老化”的“政府病症”吗?  

2011-05-05 08:59: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东德州市宁津县纪委部门在全县轮选人际关系简单、对工作充满激情的外地刚毕业大学生组成暗访队治庸,当地选刚工作大学生组暗访队治庸一年 查处64人 其中2人被辞退1人被撤职,7名“一把手”走上曝光台。(《山东商报》5月4日)

 

      当各地都把暗访作为治理干部作风的手段时,这一方面说明了公务员责任意识的淡漠已经到了必须重视的程度,但另一方面也表明公务员作风离民众的要求还有相当的差距。山东宁津招“单纯”大学毕业生暗访庸懒公务员的目的显然是明确的,“2人被辞退1人被撤职,7名一把手走上曝光台”的数字也证明了这种做法的威力。

 
        但新闻的细节告诉我们,“单纯”大学生能否长久的灵丹妙药,是一个值得考量的问题。一是“暗访人员会进行周期轮换,但在暗访风暴下,这些公务人员对于纪委的检查模式,已经有所熟悉”,二是“隐性失职”的查处还是一个问题。

 
         正因为如此,笔者以为,再“单纯”的大学生也不能代替民众对公务员的监督。山东宁津招“单纯”大学毕业生暗访庸懒公务员首先意味着公务员群体责任意识、自律意识的匮乏。责任意识是民主政治时代的一种基本价值理念,服务型政府不仅要做到公务员自律,还应做到机构的自律。政府自律即政府自我约束、自我规范,但是,种种现象表明,这一切在当下几乎都是空谈。

 

             学者库珀将政府责任区分为客观责任与主观责任,他指出,客观责任源于法律、组织机构、社会对行政人员的角色期待,但主观责任却植根于我们自己对忠诚、良知、认同的信仰。主观责任无法通过外部的监督来实现,只能通过自律与反思来实现。在制度建设不足、存在制度漏洞或制度僵化,产生执行惰性的情况下,尤其需要培育行政人员的主观责任。主观责任的形成虽然来自于公共精神的自觉,但公共精神的自觉有时却需要通过外部强加的义务来唤起。因此, 招“单纯”大学毕业生暗访庸懒公务员仅仅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如果公务员群体无法强化公责任意识,没有产生对 事业的信仰和认同,再多的暗访也无济于事。

 

       招“单纯”大学毕业生暗访庸懒公务员直指公务员群体使命感的缺席。使命感是激发公务员工作热情的来源。公务员不仅承担着实现公共利益的责任,而且承担着引导和创造公共利益的责任。但是,在官僚主义之下,具有不贪图安逸、不追求享乐、不拈轻怕重、不满足现状,不因循守旧,注重创新,在一线解决问题之类特征的公务员是匮乏的。


           事实上,公务员作风之所以出现问题,与“政府病症”有密切关系,如信念虚幻化、工作意愿懒惰化。当工作时间脱岗、娱乐、炒股、网聊等现象出现时,就表明公共精神缺失以及政府病症给社会带来了破坏性影响,降低了某些政府部门、地方政府的公信力。

 

        如此以来,与其让“单纯”公务员监督,不如把监督权赋予公众和舆论,让公众来作为监督的主体而不是看客,这可能更为有效和理性,也更符合公众的期待和愿望。在创造条件让人民更有效地监督政府的话语环境中,笔者以为,把监督权赋予公众,不仅是确保权力在阳光下运行的需要,而且也是民主的内在要求。如果再往前追溯,早在1945年毛泽东在回答民主人士黄炎培关于如何跳出“历史周期率”时就指出: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也就是说,让民众来监督而非代替民众监督有着先天的合理性与正当性。

 

“单纯”大学生能消除“老化”的“政府病症”吗?这是一个问题,而“单纯”大学生也不能替代民众监督显然应得到明确。

  评论这张
 
阅读(104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