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疏导社会冲突比删除“禁止自残式上访”更重要  

2011-04-26 08:05: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圳信访条例草案删除“拟禁止信访者自残、用令人厌恶服装道具”。同时拟将国家机关的信访工作纳入绩效考核体系,国家机关负责人应定期接待群众来访,并通过新闻媒体向社会公布接待时间、地点和接待人姓名、职务。(《南方日报》4月25日)
 
      与深圳信访条例草案删除“拟禁止信访者自残、用令人厌恶服装道具”相关联的一个信息引起了笔者的注意——深圳市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委员陈涤表示:特区信访条例立法的重点应是保护信访人的合法权益,而草案有些条款约束限制过多过严。就笔者的观点,从一定意义上说,这种思维逻辑比“拟禁止信访者自残、用令人厌恶服装道具”更具有社会价值和意义,也更符合公众的期待。

      道理很简单,从社会治理的视角来看,作为权利保障制度的信访是体制内的表达诉求、提出意见的方式,为社会各阶层之间、社会与政府之间通过理性沟通,化解矛盾提供了重要的制度平台。而且在缺乏诸如游行、示威、罢工等规范的民情宣泄机制的当下,信访是一种具有社会安全减压阀作用的制度。尽管我国信访所具有的解决社会矛盾冲突和化解纠纷的协调、监督与信息汇集的功能,可能在一些方面会对政府部门造成某种压力,但这不是拒绝公民信访的理由,因为信访的存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阻止或缓和民众用激烈的手段和非制度化的方式对抗权力。正因为如此,“拟禁止信访者自残、用令人厌恶服装道具”的删除一种纠偏和回归。
 
          删除“拟禁止信访者自残、用令人厌恶服装道具”更有利于发挥信访的社会安全阀功能。一个社会的结构愈是僵化,或愈是不容许对立的要求表露出来,蓄积的危险的、敌对的情绪便愈多,也就愈需要社会安全阀制度。现代社会不可避免地存在着相互冲突的价值观念及对立冲突的利益群体,但社会是通过对对立因素的有效吸纳而达到平衡的。而就信访制度本身来说,在当下社会中恰恰发挥着这种功能。
 
         当前,越来越多的弱势群体意识到了信访是表达和维护自身权益的合法方式,并积极地运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利益诉求。信访权是宪法中规定的公民基本权利,可以说,公民通过信访维权具有先天的正当性和合理性。更何况,为权利而斗争是法的生命之所在。删除“拟禁止信访者自残、用令人厌恶服装道具”在这点上说,契合了民意和现实需求。
 
           进一步说,在一个利益主体多元化的社会中,好的制度并非表现为没有或少有矛盾冲突,而是能够容纳并缓解矛盾冲突。因此,衡量社会稳定的指标就不能只是社会矛盾和冲突在数量上的多少,更重要的是能否存在有效的疏导和解决社会冲突的途径。因此,应当确立合理的评价标准,不能简单地将信访量的多少而不是首先以工作的合法与否作为标准。
 
          对于信访,不能仅仅依据他们的行为方式,把集体信访、越级信访、进京信访等都视为影响形象和社会稳定的不良因素。也不能简单地通过掩盖、压制、截堵等限制方式,追求形式上的信访数量的减少。需要在源头上有效预防和减少矛盾纠纷的同时,保持信访渠道的畅通,让公民能够在现有社会政治体制内通过依法抗争寻求帮助,给社会不满情绪留出适度的释放空间。这样一来,公民将各种问题诉诸信访不仅不会构成社会不稳定的因素,而且还可以缓和社会安全的压力。这是删除“拟禁止信访者自残、用令人厌恶服装道具”给我们的深层次启示。
 
          删除“拟禁止信访者自残、用令人厌恶服装道具”的实质是如何认识稳定和冲突。化解、缓和社会矛盾与冲突,释放社会不满情绪是当下社会必须直面的课题,而这显然不是通过限制信访就可以达到的。
 
 
 
  评论这张
 
阅读(192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