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离席而“逃”的是官员,更是听证的公信力  

2011-01-08 11:43: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场本为听取民意的听证会,却演变成一场闹剧。面对民众的种种提问,与会官员却只字不谈。好不容易提出一条法律依据,却被民众指出引用法条错误。随后,在民众一波波如潮水般犀利问题的冲击下,官员招架不住,竟然单方面宣布听证会到此结束,离席而“逃”。日前,杭州规划局的一场听证会视频走红网络,官员被民众犀利提问生生“气”走,被网友称为“最给力”听证会。(《新闻晨报》1月7日)

       让主办方颜面扫地的听证会,面对记者的提问,主办方不是一种反思和检讨的姿态,而是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左派——“充分不充分,是我们讨论的范围吗?是你记者做判断吗?”如此以来,让我们发现了什么?而离席而“逃”的官员真的可以就此落幕吗?

     这场听证会的奇怪之处在于,面对民众的种种提问,与会官员却只字不谈,而在民众一波波如潮水般犀利问题的冲击下,官员竟然单方面宣布听证会到此结束,离席而“逃”。可以说,这真是“奇闻”。
 
      我们知道,当前,不少听证会犹如一场场精心组织的彩排游戏,在实践中几乎成为新一轮形式主义的代名词。“官员对市民提问招架不住 宣布听证会结束”是听证异化的最新例证,但是,肯定不会是最后一个。价格听证制度实施的实际效果与人们对其美好的价值期望之间形成了落差,人们都在发出同样的疑问:听证会怎么了?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听证会?

         听证会作为人们表达不同意见的一种制度化形式,在一定意义上就是人们接受利益冲突的过程,只有使人们觉得自己的意见受到重视,才能增加人们对听证会制度和听证结果的认可程度。但是,“最给力听证会”中官员的表现显然不能让公众和社会满意、放心,更不可能让公众认可。

          听证的实现是一个过程的完成,而并不仅仅是指一场听证会。由于受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和一定历史时期社会结构的制约,听证会制度也许从根本上不能解决社会中利益冲突的问题,但通过它可以使一定历史阶段的利益分配得以顺利实现,为社会秩序的正常运行赢得有利的条件。当听证会沦为权力部门一厢情愿的表演,而不是对公众权利和民主的尊重,这就是一种对听证会价值和功能的背叛。
 
     事实上,“最给力”听证会在反映出公众民主和权利意识上涨的同时,却是有关部门的“不长进”,依旧在把听证当成一种“彩排游戏”,当成对民意的忽悠。这是一种巨大的反差,而在反差之下,在网友的围观之中,笔者以为,应警惕由此产生的不良影响——普通民众甚至听证会代表对价格听证会的热情与日俱减。
 
       一项来自广州市社情民意研究中心的调查结果显示,听证会的价值正在广州市市民的心目中滑落,认为听证会对公民参与政府决策没有作用、作用不大和是形式主义的受访者三项合计竟有62.5%,其中15.5%的人认为是形式主义或听令的摆设。而一份对北京市1998-2000年间四次价格听证会应到代表和实到代表的比例统计显示,随着时间的推移,实到代表的数量和比例呈现出逐年递减的趋势,甚至一度下滑到53.3%。也就是说,我国的价格听证制度正因为失去民众的信任而日益蜕变为一种法治的摆设。从一定程度上说,官员默然应对听证代表意见乃至“逃跑”都是“摆设”之下的必然后果。

         “最给力”听证会是听证制度形象降低和公信力消退的明证。听证制度可以被视为社会转型时期我国政治民主和经济民主的一个微缩舞台。正是基于这一观察,笔者认为,探寻价格听证制度在当下我国摆脱困境的可能出路进而防止其蜕变为某些利益集团操纵民意的工具,应是当下社会的重要课题。
 

  评论这张
 
阅读(57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