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机关幼儿园”:我们已质疑八年,人家打算让你再围观N年  

2011-01-24 10:54: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广东省人大会议上,代表报到时都收到《广东省2011年省级部门预算草案》。有代表发现,按此预算,省8所幼儿园一年花费超过6863万元,比去年有所增加。(《羊城晚报》1月23日)

     这是一个尴尬的现象,也是一个让公众围观兴趣越来越弄但越来越感觉无力的怪圈:早在7年前,就有人大代表指出,用省级财政供养幼儿园极为不合理,因为机关幼儿园不属于公共财政范畴,不应该用纳税人的钱让少数人受益。但现在我们看到的事实是这些机关幼儿园不仅没有像其他幼儿园一样回归社会,相反,在公共财政“私享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广东省8所幼儿园一年花费超过6863万元,比去年有所增加。
 
        地方财政集中投向少数机关幼儿园,等于只有少数“系统内”人员的子女才能享有优质教育资源,也是一种明目张胆的“权力自肥”。针对这种现象,教育部基础教育司曾明确回应说,“财政补贴机关幼儿园不公平”,也就是说,公共财政投入机关幼儿园,不对全民开放,而仅仅让权力机关私享,不但造成了公共财政的异化,而且也是在变相制造“权力自肥”的怪胎。
 
      广东8所机关幼儿园年预算近七千万被指不合理背后的舆情更值得重视,无论是“财政为何总向机关幼儿园倾斜?N年前已被指不公,N年后为何依然一成不变?”的非议,还是“为什么平民百姓就不能享受自己作为纳税人应该享受的福利,却由靠纳税人养活的那些人行使特权呢?真是太不公平!”的愤懑,都足以表明这种做法是在挑战民众的承受力,而在对民众公平感一而再的蹂躏中,扭曲的不仅仅是公共财政本身应具有的品质,更有民众的失望情绪。

       进一步说,无论人大代表怎么发力都无法得到纠偏的怪象告诉社会,“我们已质疑八年,人家打算让你再围观N年”的吊诡场景已经出现,这不能不让整个社会都产生慎重的忧虑情绪和沉重的挫败感。

          广东8所机关幼儿园年预算近七千万被指不合理,一是对纳税人权益的侵犯。纳税人向政府交纳了一定税收以后,政府就成为实实在在的大管家,作为主人的纳税人要求政府勤俭持家、节约有效地用好税收是理所当然的事。作为社会集中代表的政府在收取纳税人的税收后,就必须按公意、公益原则,以公共价值作为行为基础,真正把公众的需要放在首位,凡不属于公共需要的开支,都不应由公众纳税来负担。但是,广东8所机关幼儿园年预算近七千万显然背离了公益的要求,相反,仅仅是围绕一己私利作打算的明证。
 
          二是对公平的侵袭。正如人大代表所说,“机关幼儿园的招生对象往往都是机关干部子女,这部分人得到了实惠。作为公务员,工作比较稳定,收入也偏高,如果在子女教育上再给予倾斜,只会造成更多的不公平。”不过,当这种做法成为潜规则或者政府部门的下意识行为时,就意味着教育公平乃至整个社会的公平都处于汲汲可危的位置上。

         三是对财政预算公共性的侵蚀。我们知道,预算的功能之一是满足公共需要,促进经济和社会的和谐发展。同时,公共支出的根本目的是满足公共需求。但是,在广东8所机关幼儿园年预算近七千万的事实面前,我们只看到了权力者自身的需要,只看到了对社会需要的赤裸裸背离和伤害。

       “机关幼儿园”制造,“我们已质疑八年,人家打算让你再围观N年”的怪象难道不应引起重视和消除吗?就笔者的观点,厘清“机关幼儿园”背后的权力自肥实质,才能为公众“挫败感”和财政“私享”异化的祛除,打开制度化的通道。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