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惟有关注居民幸福感和满意度才能消解“城市病”  

2010-10-09 08:15: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活在大城市还有多少幸福感?”这样的讨论已经成了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热门话题,因为大城市生活中的种种不便造成了城市居民欲罢不能的心结。如今,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样的特大城市,交通拥堵、环境污染、入托难、就医难等诸多问题已经严重困扰城市居民的生活。(《中国青年报》10月8日)

 
        如此种种问题无不指向了城市病——人口过于向大城市集中而引发的一系列社会问题。更进一步说,“城市病”是对城市问题的一种形象说法,是影响公众生活和生产的种种社会、经济、心理等病态社会症状的总称,是破坏城市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一个简单且直观的判断是我国一线城市城市病日益严重,已经严重影响到居民幸福感的提升,而这一切则与主政者对城市功能的片面理解有关。正如专家的反问:我们的城市发展是否就是为了经济增长,为了 GDP?如果过分看重经济功能,那所有的行为都是围绕GDP,在一味单纯追求发展的前提下,城市的生活功能就会被忽视。而很多城市为了GDP,不惜代价、不惜影响居民生活质量的怪象,现实中,并不少见。由此以来,居民的幸福感不要说提升了,恐怕连能否找到存在的空间就是一个问题了。正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客观地说,城市病是一种必然,但是,这不意味着我们要无动于衷,更不能推波助澜。众所周知,GDP并不是评价社会发展的唯一标准,它不能准确反映经济增长过程的成本及财富分配,更不能提供大众福利状况的全部真实信息和反映民生状况,,甚至可能以GDP增长的强势掩盖一个地区发展的劣势。GDP仅仅成为官员政绩的体现,公众没有从GDP增长中享受福利,因此,一些民众对GDP已经不太关心,他们更关心自己的生活质量、生活水准的提高。正因为如此,何以面对城市病已经成为整个社会的必答题。


     在笔者看来,理应看到“城市病”蔓延背后的“GDP崇拜”和幸福感式微的反向困境,更要认识到提升居民的幸福感才是一个城市的最好目标。道理很简单,衡量社会的进步与发展,最为根本的标准是能否很好地满足民众的生存需求,能否为民众提供广阔的自由发展空间,能否坚持社会发展目标上的以人为本。


           也就是说,城市管理者应把居民幸福感作为追求目标。相对于GDP,以国民幸福感作为衡量经济社会发展的指标,最大的优点在于引导政府的公共政策应当从追求经济总量的增长,转而追求建立并维系一个健康、公平、正义的制度。更重要的是,幸福感可以勾勒社会心理氛围的风貌,透视社会运行机制的效能,反映社会整合程度的状况,从而为最急迫社会问题的解决提供导向。


        面对城市病,决策者应认识到把居民幸福感和满意度作为衡量经济社会发展指标的意义。为了提高生活质量,增加幸福感,决策者在确立工作目标时,应优先了解社会中哪些因素与人民的生活满意程度之间的关系最为紧密,以便通过完善措施和机制来减少、消除导致人民不满意或满意度较低的方面,促进人民幸福感程度的不断提高。


        当然,作为制定发展规划和社会政策的一个重要参考因素的幸福感,与GDP之间的关系应该是辩证的。两者在发展规划和社会政策中各具独特的地位与作用。能够关怀幸福,说明了发展观的上升和发展内涵的丰富,但不意味着要在GDP与幸福指数之间做一种非此即彼的选择。


        “城市病”蔓延与“GDP崇拜”和幸福感的背离有关,惟有关注居民幸福感和满意度才能消解“城市病”。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