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乞求河神讨薪”:穿越之中的权利无力感  

2010-10-13 10:36: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郑州北郊花园口景区门口有尊河神将军塑像,昨日,有30多名农民工代表在这个塑像前焚香杀鸡祭拜。他们想让河神显灵,帮他们讨薪成功,回家种秋。(《河南商报》10月12日)


         30余农民工黄河边杀鸡叩头求河神显灵帮讨薪,当你看到这种有点“封建迷信”色彩的行动时,是感到太搞笑,还是农民工太愚昧呢?抑或以为这是一种非常态的“时代穿越”?其实,在“乞求河神显灵,帮他们拿到被拖欠的675万元工钱,回家种秋”朴实话语中,笔者看到了尴尬,看到了农民工的讨薪艰难之途,当然,更让社会体会到了正常维权渠道被堵塞背后的权利无力感。从一定意义上说,这未尝不是一种刺向冰冷现实的嘲弄之刺。


        在看似“穿越”般的“乞求河神讨薪”的刺目风景中,恐怕农民工自己也不相信真的会有河神出现,充其量也是一种心理慰藉罢了。而当这样的行为出现公众面前时,“乞求河神讨薪”已经成了农民工维权困境的一个符号,是对社会的无尽的讽刺。


           “乞求河神讨薪” 对农民工自身来说,自然是绝望的表现,因为作为弱势群体的他们,利益诉求渠道遭到了严重的阻塞。必须看到,在“乞求河神讨薪”上演的背后,隐藏着一个核心问题:农民工在社会上究竟拥有多大程度的话语权?从表面看,有没有话语权是指一个人、一个群体能不能说自己想说的话,其实质则是一个人、一个群体在社会上能否有效地维护自己正当权益的重要标志。我们不应用旁观者的姿态对待,应站在权益维护和尊严保障的高度来看待“乞求河神讨薪”。而最重要的的追问是:社会究竟给了农民多少表达意见的空间和渠道?

 

         一个理想的社会应该让社会各个阶层、各个群体能够平等地享有和行使话语权。但是,“乞求河神讨薪”告诉我们,这是一种奢望,最起码就农民工群体来说。农民工的讨薪苦难看似属于个体,实则是整个社会权利救济机制缺位造成的。从一定意义上说,这绝不是农民工群体的“穿越”,而是对社会现实的辛辣嘲讽,是公民权利匮乏的真实写照,更表明他们的表利益达渠道和空间正在被压缩。当“乞求河神讨薪”被社会当成新闻来“消费”时,这难道不恰恰是农民工表达空间被压缩的明证吗?


        学者斯科特在《农民的道义经济学:东南亚的生存与反抗》开篇就用一个比喻形象地表述农民的生存边缘位置:他们长久地处于一种“水深齐颈”的状况中,即使是细波微澜也会导致灭顶之灾。对农民工来说,同样如此,当他们的付出换不来应有的承认和尊重时,“乞求河神讨薪”就出现了,更多的则是采用自焚讨薪、跳楼讨薪、爬吊塔讨薪等等极端的方式来宣泄利益诉求……原因就在于他们的生存就在于那一点点的工资,而这种要求得不到实现和满足,就意味着“灭顶之灾”的到来。他们的承受力太弱了,可残酷的社会却一再挑战他们的忍耐极限,“乞求河神讨薪”就是明证。


            更进一步说,“乞求河神讨薪”未尝不是社会怨恨的一个符号。社会学者舍勒提出了一条关于怨恨的社会学定律:“一个群体的政治、法律或者传统的地位与其实际的权力,越是不一致,则怨恨扩散的心理动力就越强”。 简单地说,在公共领域作为自主的参与者获得社会性的自我实现,必须以基本的权利保障为基础。反之,个人自尊屡受侵害,必然满腹怨恨。对农民工群体来说,如果他们的利益表达不能借助于圆桌政治来实现,他们就有可能选择街头政治等极端的非制度化的参与方式,为社会冲突孕育能量。


         因此,面对“乞求河神讨薪”,既要穿越之中的权利无力感,也要认识到这或是社会怨恨的一个符号,由此,社会才能更加理性地对待我们的同类——农民工。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