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学位工厂”语境下的“研究生清退”  

2010-09-08 09:16: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华中科技大学拟清退的307名“超学时”研究生名单中,出现奥运冠军高崚、杨威的名字。记者昨日连线高崚、杨威,他们表示对此事尚不知情。(《长江日报》9月7日)

 

     由于奥运冠军的特殊身份,让华中科技大学的这次“清退”,引发了舆论的高度关注。“华中科大拟清退307名研究生 2位奥运冠军在列”的标题足以说明,舆论的关注点似乎在奥运冠军身上,而不是高校的“清退”,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吊诡,仿佛学校清退的不是“研究生”,而是“冠军”,真的如此吗?


        事实上,早在奥运冠军享受免试上大学的“超国民待遇”时,公众的争议就出现过,而这次随着“清退”再次进入公众视野,在笔者看来,给了我们一次反思的机会。对高校来说,“清退”仅仅是一种正常的管理行为。之所以引发关注,与我国高等教育“严进宽出”的大背景有关,常识告诉我们,清退是为了更积极有序的教学,清退研究生学生并不是高等教育的自豪,目的在于发现问题、有效干预。也就是说,这次清退应是研究生淘汰制的效应显现。

 

          而在公众过度关注的背后,则是我国大学长期以来鲜有对淘汰制的严格执行,是以“温柔”一面进入公众视线的,要知道,美国每年有1/4到1/3的博士研究生“淘汰率”。如此以来,在我国不少大学已经沦为颁发文凭的机构,学生培养成了流水线上产品的前提下,公众关注的不是“清退”,而是在关注“学位工厂”之下何以要有“清退”的存在,甚至连奥运冠军也在被“清退”之列。


       在这样的逻辑下,笔者以为,大学也应对清退研究生引发社会关注进行理性的反思。研究生教育水平不仅反映一个国家高等教育的水平,也反映一个国家科学研究的水平。但在我们的博士研究生和硕士研究生数量急剧飙升的背后,我们看到的不是创新能力和科研水平的提升,而是相反。在一些高校的研究生教育中,出现的“学位工厂”现象就是明证。如有的大学博士点,为了快速创收,以举办博士生班的名义,采取开放式入学,报名者交上数万元学费,即可成为博士生。还有的博士点为了迎合取悦某此权力部门的官员,只请这些人形式上参加招生考试,然后即可堂堂正正地成为博士生。为让某些特殊学生毕业,有的博士点不惜明显降低对博士论文的质量要求,慷慨地授予学位。如此以来,公众能不产生对高校“清退”研究生的关注吗?

 
         “学位工厂”出现的原因固然复杂,但有两点无疑值得重视,一是以利益为本位,过度追逐金钱;二是以权力为本位,讨好和取悦权力。这在博士研究生教育中表现得更是非常明显。因此,就笔者的观点,不消除“学位工厂”现象,公众对“清退”的疑问将永远存在,而对“清退”的过度关注显然不是大学和社会的常态。


           就对清退者的“奥运冠军”身份来说,这本不应成为一个问题,但是由于当下社会中奥运冠军的“通吃效应”存在以及社会对奥运冠军是不是在真正学习、能否真正完成学业的疑虑一直存在,才导致了这种并不符合常理的关注。当我们认识到,这次清退仅仅是高校的一个正常管理举措,管理的对象也仅仅是学生而非奥运冠军,奥运冠军也是以学生的身份来接受管理的时候,才是社会的理性之态,否则,过多的关注并非社会之幸,相反,显现了社会心理的非理性一面。“奥运冠军”的身份不是免除“清退”的“金牌”。


        华中科技大学清退的是“研究生”,还是“冠军”,这是一个问题。当奥运冠军回归学生身份时,一切疑问将不复存在,而这离不开对“学位工厂”语境下的“研究生清退”的审慎反思。


 

  评论这张
 
阅读(113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