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向“发廊女”家属发信的罪化和污名预设逻辑  

2010-09-07 09:01: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们的亲人现正在××美容休闲店工作,该店属于非正规的美容、美发休闲店。作为家属,你们有权利了解自己亲人的从业环境。公安机关也希望得到你们的配合,劝说你们的亲人不要误入歧途。”为从源头上杜绝非正规休闲店的卖淫活动,杭州拱墅区祥符派出所想出了给有卖淫嫌疑的“发廊女”家属写信的办法。(《东方早报》9月6日)


      “杭州拱墅区祥符派出所扫黄向发廊女家属发告知信”中至少有三个关键词值得注意,一是扫黄,二是发廊女,三是家属,而把这一事件串联起来的词语则是发廊女。但是,就笔者的观察,这一做法有着先天的预设前提,那就是发廊女必然是扫黄的对象,发廊女必然等同于“小姐”。这样的前提逻辑真的站得住脚吗?在笔者看来,实在值得怀疑。


        事实上,警方的逻辑大可存疑。“远离美容休闲这个边缘行业,远离违法活动”之说告诉我们,派出所已经先天地认定了行业的性质,而这样的认定实在有着以偏盖全的嫌疑,甚至存在着对该行业的罪化和污名化认定。当公权力认定美容休闲属于边缘行业,甚至认为是违法活动时,在笔者看来,不仅仅折射了公权力的霸道,并且也是对权力边界的突破,是一种越权。道理很简单,即使美容休闲这个行业在社会上无论有着多么的灰色嫌疑,作为公权力不应该也没有资格把权力伸上那些的疑似“违法者”,更何况,这个行业的正当性也是无须证明的,也不是所有从事该行业的人士都是“违法者”。


          祥符派出所认为,根据经验判断,非正规的休闲店百分之九十九涉黄,但“警方没有抓到(卖淫)现行,没有证据民警只能把人放了,最后陷入‘抓了放、放了抓’的恶性循环”。这应是一种事实,但是,这种事实的存在就意味着要把所有从事改行业的人士认定为“违法活动者”吗?这不是公权的想当然举动又是什么呢?隐藏其后的行为逻辑则是对公民权利的熟视无睹,并且视公民权利为公权的支配对象,公民权利是可以被任意肢解的。


        “杭州拱墅区祥符派出所扫黄向发廊女家属发告知信”,在笔者看来,至少犯了两种错误,一是对美容休闲行业的污名化假设,二是对从事美容行业人士的罪化预设。这在笔者看来,是非理性的,也是公权突破限制的结果。对此,社会应警惕之。


        公权没有资格先天地认定某个行业的边缘性质,更不能先天地假设某个行业从业人员的罪化,否则,不但是对公民权利的侵犯,对社会也意味着是一种冒犯。如果今天公权能罪化和污名化美容休闲行业,那么,明天呢?如果今天能给发廊女家属发告知信,那么,今后呢?我们每个人是不是都可能遭遇这种污名化和罪化的先天假设呢?这在笔者看来,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面对“杭州拱墅区祥符派出所扫黄向发廊女家属发告知信”,姑且不说是非曲直,这种动辄以国家机器“假设”而非保护公民的人身权利就是一种霸道行为,是缺少公共理性的表现。当掌握公权力者因涉及上级或自身利益等原因,怠用甚至滥用手中的公权力时,遑论公民私权利的保护呢?照此逻辑,只能产生越来越多的边缘行业和疑似“发郎女”吧?

 
        在我国,公权力处于强盛和支配地位,而私权利大多处于弱小的、被支配的地位,导致公权与私权的失衡,公民权利往往得不到有效保护。权力与权利相互关系的畸形发展将会产生行政专横和践踏人权。权力总是趋向于无限地扩张,而权力扩张的最大受害者是人权,因公权力扩张造成个人权利侵害的事情时常发生。本则新闻只不过是再次提供了例证罢了。所以,应该改变现实生活中的这种强弱不平衡、不对等状态,使两者保持一种平衡。


     应警惕向“发廊女”家属发信的罪化和污名预设逻辑!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