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黑监狱”正在无情阉割信访的权利救济功能  

2010-09-25 08:29: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家叫“安元鼎”的保安公司在北京保安业正悄然做大。数年内,北京安元鼎安全防范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拿到了诸多荣耀,这是中国保安行业所能达到的巅峰。但媒体越来越多的调查表明,安元鼎的主业为关押、押送到北京上访的民众。这家时间短却发展迅猛的保安公司据信在北京设立多处“黑监狱”,向地方政府收取佣金,以限制上访者自由并押送返乡,甚至以暴力手段向上访者施暴。(《南方都市报》9月24日)


       不要说上访者想象不到,包括我们在内的任何一个公民在内,恐怕都不可能认为上访之路的最终点是“黑监狱”。但是,当活生生的事实出现在我们面前时,你除了愤怒之外,还能说些什么?还能表达什么?面对“黑监狱”,让笔者想到了一个官员的“观点”:对待上京上访人员,请公安按敌对势力办。


     两者相结合,终究让我们看到了一个醒目的事实:作为公民权利救济渠道的信访制度似乎背离了制度的初衷,甚至是在走上事物的反面,正在成为损害公民权利的“庞然大物”,更要命的是,围绕信访制度,竟然出现了利益的“产业链”,“黑监狱”难道不是最好的说明吗?


        当众口抨击“黑监狱”时,笔者以为,我们不能忘记隐藏其后的权力推手,可以说,离开了权力者的需要是不可能出现这个怪胎的,是权力者的需求导致了“黑监狱”的显现。而权力者需要“黑监狱”的逻辑,在笔者看来,同样是信访制度的功能被扭曲和异化的过程。


       原国家信访局局长周占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当前群众上访特别是群众集体信访反映的问题中,80%以上反映的是改革和发展过程中的问题;80%以上有道理或有一定实际困难和问题应予解决;80%以上是可以通过各级党委、政府的努力加以解决的;80%以上是基层应该解决也可以解决的问题。但是,“黑监狱”的出现恰恰说明,一些地方不去努力解决问题,相反,是在制造新的问题,是在以所谓稳定的名义来侵蚀公民应有的权利救济渠道。


       我们知道,当下信访制度主要承担了利益表达、民主监督和权利救济的功能。在我国社会转型时期,社会利益日益多元化。这在客观上要求社会提供与之相适应的多元利益表达的机制。然而,我国当前社会多元利益表达机制和政治参与体制的构建远远滞后于社会利益的分化,现行的政治参与渠道无法有效地将各阶层民众的利益诉求有效地传达到政治体制中去,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之下,信访制度为社会各阶层尤其是社会弱势群体提供了一条相对公平的制度性表达渠道。但是,不难发现,这一渠道正在被“黑监狱”所断送。


        在我国的信访实践中,一个不可否认的现实是,信访一直是我国公民实现权利救济的重要的制度选择。信访救济尽管缺乏规范的程序,并有很强的人治色彩,但其可能具有的实体正义一面,在事实上成为现行司法权利救济体系重要的补充机制。其通过一种非常规的方式实现权利救济,通过这种方式,人们希望被破坏的关系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因而具有权利补救的特点。不过,“黑监狱”的出现,表明信访的权利救济功能已经被无情阉割。


       当前我国转型期的社会矛盾,只是人民内部矛盾的一种表现,不是你死我活的根本性的利益冲突,许多落后的制度化因素并没有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改变,相反,“黑监狱”这一严重背离人道和文明的怪物,表明公民的权利似乎正在熟视无睹,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警惕。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