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非遗”GDP倾向下的价值迷失和逻辑悖论  

2010-08-23 09:53: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文化部日前举办的“中国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保护论坛”上,民俗学家、国家非物质遗产专家委员会委员乌丙安对目前“非遗”保护中存在的“向钱看”问题表示严重担忧,国家非物质遗产专家委员会委员祁庆富也对此类现象提出批评:“我觉得现在将非物质文化遗产物化GDP化是很危险的倾向,要及早堵住,别让其泛滥。”(新华网8月22日)


      “过节主要强调精神内涵,至于节日有什么经济效益那是附带来的。比如祭祖,不能说祭祖赚钱”,应该承认,专家的批评切中了当下“非遗”保护中的积弊:一切以利益的大小来作为衡量的标准。在笔者看来,这意味着,在投机心态和利益欲望之下,我们只可能离“非遗”保护越来越远。

 

        有关报道显示,我国从5年前引入“非遗”概念,短短几年,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已达近87万项,成为拥有世界级“非遗”数量最多的国家之一,但是,“非遗”保护热潮掀起的20年,也正是“非遗”消失最快的20年。用官方的解释则是:“非遗”的传承链条正在中断:60年间,传统剧种损失了三分之一;消失的舞蹈类遗产超过20多年前统计总量的三成。


          一个常识是,“非遗”保护是一个现代化国家弘扬其民族精神,独立自主可持续发展的必然文化诉求。并且,保护好“非遗”就是守护我们的精神家园,就是延续民族的灵魂血脉。只是现实中的诸多怪象和悖论越来越让我们背离了常识,甚至走上了反面。而“非遗”的GDP倾向给了我们一个观察的标本。


        笔者以为,“非遗”GDP倾向呈现的悖论至少有二,一是非遗保护工作的处境是尴尬的:一方面要保护文化遗产,另一方面受保护的文化遗产因为外力介入而损伤了原生性。二是保护工作中存在大量的短视行为和政绩陷阱、实用主义思维。本应是长远的保护工作,在我们这里异化成了短期工程,最终导致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更加边缘化、濒危化,丧失了其固有的文化品质,致使保护成为破坏。


           不难发现,如何使成文化遗产成为商业开发和产业开发的焦点,如何短时间内让文化产生效益成为很多地方的下意识选择,而无论其是否损伤文化的本真性品质。尽管一些传统非遗项目可以经过包装和商业运作产生一定的效益,但大多数非遗项目本身的文化价值还待进一步发掘,其生命力已经相当脆弱,在极不成熟的情况下走产业化和商品化的路子,只能是对文化的掠夺和扼杀,使非遗的本真性成为空谈。还有一些地方,把“非遗”当成旅游景点,变成了时尚消费品和文化标签。过分商业化的“非遗”怪状,失去了历史文化的底蕴,失去了文化传承的意义。

 

         这就是非遗传承链条断裂,隐藏其后的醒目事实就是非遗的物质化困局和“非遗”GDP倾向。对此,国际民俗学家乌丙安说:“当我们对‘非遗’的保护尚未做到家时,就将其推向市场开发利用,实际等于把原生态的‘非遗’撕成碎片,各取所需。”也就是说,“各取所需”而不是注重保护造成了“非遗”的过度功利化和病态。


        更进一步说,除了保护迷途之外,“非遗”GDP倾向中还有价值迷失的病症。就是说,我们对非遗的公共文化价值认识不足。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命名过程和程序就是一种公共文化的产生机制。但现实中,一味将文化保护工作异化为攫取经济利益和政绩的筹码,早已背离了公共文化的要义。反观现实,“非遗”的GDP倾向不是公共文化价值迷失又是什么呢?

 

               非物质文化遗产更重要的价值是精神性,是地方记忆,是民族之根。因此,就应正视“非遗”GDP倾向背后的价值迷失和逻辑悖论,否则,等待我们的就是把破坏当成了保护的南辕北辙迷途。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