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拆迁愧于百姓”,权力者的反思仅是起点  

2010-08-16 09:07: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些拆迁工作是有愧于百姓的!”在昨天召开的“草海北片区保护治理和开发建设现场调研会”上,昆明市委副书记、市长张祖林表情凝重。(《云南信息报》8月15日)

    “有些拆迁工作是有愧于百姓的!”仅仅是因为对拆迁工作的一种判断,就激发了舆论的强烈关注,隐藏其中的密码是什么呢?回答这个问题,离不开对当下拆迁乱像的理性审视。曾有某官员声称:“哪个地方拆迁不死几个人啊?气死的、吓死的、逼死的……”有的地方出台拆迁株连政策,有人被停职,有人被威胁停发工资,连一些低保户都被告知,如不配合将被停发最低生活保障。而“有些拆迁工作是有愧于百姓的!”则表明,房屋拆迁行为中出现的损人利己、损公肥私形象,离公众的期待甚远,迫切需要反思。

       我国当前是行政主导城市拆迁,但在行政权力未能受到法律有效制衡的条件下,行政意志或许会更多地体现某些当权者的个人意志,而作为理性人的当权者又存在着对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追求,这种追求就很可能转换为最大限度地侵犯公民权利的行为,突出表现在对政绩的盲目追求及其与拆迁开发商等利益集团勾结的情形上。由此,“有些拆迁工作是有愧于百姓的!”的怪象就产生了。

      当前,层出不穷、愈演愈烈的野蛮征地、拆迁甚至通过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暴力征地、拆迁,使得公民的生命权、财产权在血和泪的流淌中一次次被践踏。因房屋拆迁而引发的上访与暴力事件急剧攀升,并出现了公民自杀的严重事件。从一定程度上,可以说,野蛮拆迁与暴力反抗始终是公众抹不去的凄楚记忆。面对“有些拆迁工作是有愧于百姓的!”,笔者以为,权力者的反思仅仅是个开始。

     在“愧于百姓的拆迁”中,我们看不到公民作为公民的权利,只看到了公民作为公权支配对象的无助和辛酸,看到了以权力为上,以官吏为本的乱像,强大的、无所不包的国家权力将公民的神圣权利冲击得落花流水。

      在“愧于百姓的拆迁”中,不是地方政府认为代表人民名义的权力应当是无限的、绝对的,个人应无条件服从,否则便是违背公意,殊不知,这是对公民权利的嘲弄,是公权的滥用,也是虐政的证明。拆迁者不把自己看作是人民的服务机构,而是把自己看作是人民的统治机构、指挥者、教化者,可以任意把公民玩弄于股掌之中,这是一种可怕的征兆。正因为如此,“愧于百姓的拆迁”,权力者应继续进行深刻的反思。这关乎私权,关乎社会和谐。

       “愧于百姓的拆迁”之所以产生,根源在于对公民私权的侵害,对公民房屋产权构成最大威胁的是国家公权。原因在于,我国公民的财产权仅具有对抗平等主体的他者个体的能力,而几乎不能对抗强大的国家公权力。无论是行政拆迁还是商业拆迁,都带有很强的行政强制性,公民的财产权既无法抗衡国家权力,也无法抗衡权力背景的开发主体。由此产生的问题,不是一句“有愧”就可以解决的。

     “愧于百姓的拆迁”中,最大的问题是公共利益与商业利益的混同。房屋拆迁中所蕴含的巨大利益促使开发商与政府通力合作,将公民的个人利益兑换为开发商的利益和政府的部门利益,并披上了冠冕堂皇的公共利益的外衣,公民授予政府的权力最终嬗变为政府自我谋利的工具。

      因此,笔者以为,面对“有些拆迁工作是有愧于百姓的!”,既要反思公权的边界问题,更要考量公共利益和私人利益的平衡问题,但根本上是一个公民权益如何维护的现实问题。

     “拆迁愧于百姓”,权力者的反思仅是起点!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