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三公”支出失明是现实遮蔽“理想”的注脚  

2010-06-18 09:09: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接受采访时,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主任高强在接受采访时指出,现在大家都关注“三公”支出问题,要求在公开预算中将“三公”支出情况讲清楚。从当前预算管理的基础工作来看,还存在一定困难。(《新京报》6月17日)


      “三公”支出公开之所以困难,高强给出的理由是“我国财政实行分级管理制度,国家预算分成中央预算和地方各级政府预算,全国各级政府的“三公”支出不能都由财政部编制出来,即使编制出来也不一定准确。”那么,在“公开是形式,监督是目的”的前提下,该如何看待“三公”支出公开困难的现实呢?

 
          笔者以为,“三公”支出失明就意味着对监督的拒绝,也是对“公开是形式,监督是目的”的颠覆。应该承认,高强说出了很多有关预算公开的常识,如“政府部门首先想的不是我要公开什么,而是社会民众需要我公开什么”,“不是政府预算公开不公开的问题,而是如何主动公开、及时公开和有效公开的问题”等,但一个“三公”支出公开困难的说辞,让这些常识的威力都消弭于无形,甚至在有意无意之间消解了这些“常识”的意义。难道“三公”支出公开困难真的成了预算公开的“拦路虎”和“绊脚石”吗?


         我国公款吃喝被网友称之为“世界之最”。我们知道,官员公款吃喝的数据,有不同版本,其中公众引用较多的是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在《学习时报》上提供的数字:我国每年公车消费、公款伙食费和干部出国费用三项支出加起来总额达9000亿元之巨,几乎相当于财政收入的20%左右。而据国家统计局测算,全国大中型饭店宾馆60.7%的营业收入,来自公款宴请。可以说,公款吃喝正在成为一个深不可测的黑洞,在公款吃喝的背后是一路盘升的行政成本。行政成本飙升,一定程度表现在一些党政机关花钱大手大脚和开支铺张浪费上,其中最令社会不满的是公务接待奢侈惊人,挥霍严重。


       而国外对公款消费控制非常严厉。据报道,德国前央行行长威尔特克就为公款消费丢了官,2002年,他着老婆孩子在柏林超豪华酒店住宿4天,花销7661欧元。此事经媒体披露后,威尔特克不得不离开年薪35万欧元的德国央行行职位。邻国印度除了极少一部分外事场会有政府出面宴请外,总体没有公款吃喝的概念。相比之下,一句“三公”支出公开困难就可以了事吗?


           预算信息的公开是公众对政府活动进行监督和控制的前提,不掌握政府活动的信息,公众对政府活动的监督和控制就是一句空话,政府预算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公共预算。在笔者看来,“三公”消费被遮掩的命运,应该而且必须被消除。公共预算不仅仅是政府资源配置的简单技术工具,更是作为现代社会中建立一个责任政府的关键所在。没有预算的政府是看不见的政府,而看不见的政府很有可能成为不负责任的政府。预算的目的就是要把看不见的政府变为看得见的政府。只有看得见,人民才有可能对它进行监督。


      公众知晓预算就是知晓政府,预算公开透明就是政府公开透明,进而控制预算,也就控制了政府。如果不公开“三公”消费,就容易滋生财政幻觉和社会不满。因此,“三公”支出失明是对“监督是目的”的反讽。

 

       高强说,很多年前,中国的知识界就提出过实行国家预算公开的“梦想”,现在正在做的,是把这个“梦想”变为现实。而在笔者看来,“三公”支出失明是现实遮蔽“理想”的注脚,是反面典型。对此,不能不警惕之。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