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网络哄客”离“网络公民”有多远?  

2010-06-15 10:20: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华大学教授蔡继明主持了一项对假日改革的研究,此后研究方案被国家采纳,取消了五一黄金周。一些网民将怨气发泄在蔡教授身上,在百度建立贴吧声讨他。昨天,蔡继明告百度一案在海淀法院开庭审理。他要求百度关闭“蔡继明吧”,并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和维权费用共210万余元。(《京华时报》6月11日)


     这是一个尴尬的现象:蔡继明因建议取消五一黄金周,引来了网友的声讨,在他看来,“侵犯了他的名誉权、肖像权、姓名权、隐私权,并对家人形成极大的伤害”——“ 女儿不敢提父亲是谁”,对此,我们该如何审视?


        就笔者的看法,因建议取消五一黄金周而被网友骂应放在网络哄客出现的背景下进行观察。网络的快速发展,使以往在传统媒体上难以充分实现的个人表达自由得到了空前的展现,一批爱看热闹、热衷于在网上发表意见的“哄客”出现了。而网络中大多数的“哄客”容易偏听偏信,在匿名身份和缺乏理性思考的情况下发表的言论常常是没有节制的情绪宣泄。在一系列针对个体的话语围猎中,部分哄客把侮辱、谩骂、网上围攻、诽谤、恶意暴露他人隐私等行为演绎极致,致使“网络暴力”频现,不但对网络环境,而且对个体和社会也产生了重要影响。本则新闻既是一个鲜明的例证,也反正了这种社会背景的存在。


     就本则新闻来说,当事人的真实身份、生活细节等个人隐私被公布于众,当事人承受的精神压力从虚拟的网络转移到现实生活,生活秩序被打破,身心受到严重伤害。而这种后果还可以从“历史上最恶毒的后母”的网络新闻,到最后演变成“历史上最冤的后母”中得到证明。


      对因建议取消五一黄金周而被网友骂,有三个关注点。一是网络平台是哄客诞生的温床,网络哄客因一个共同关注的事件而聚集在一起:阐述个人观点,表达个人好恶,产生的力量之强,已经使影响从网络虚拟世界扩展到现实生活。


        二是这种对蔡继明的声讨从一定意义上说是对精英话语的挑战。网络哄客消解中心话语的网络传播方式决定了哄客的基本话语特征——直接以草根话语来挑战精英话语的表达垄断权,让原本简单的事件放大了成千上万倍。事实上,现实中的个体恐怕都能明白,蔡继明本人是无力承担取消或者设立五一黄金周的责任的,反过来也可以说,如果不是蔡继明提出建议的话,也可能是“张继明”提出,但是,在网络虚拟平台中,蔡继明成了被声讨者。


       三是网络哄客的责任意识淡薄。这个不难解释,但是,当话语权释放到“草根”手中时,如何保障正常的言说空间、如何防止在表达自身观点的同时侵犯他人权利等问题,则是需要慎重反思的。道理很简单,网络空间不是“桃花园”。


         学者朱大可认为,网络哄客以道德正义的名义,无情地围剿各类大小人物。而那些更为重大的社会话题,却遭到了严重忽略。蔡继明在接受采访时称,如果是我个人有绯闻或者不检点的地方,可以辱骂我,但不是我个人的问题,难以想象会受到这样的侮辱。取消五一黄金周并不是我个人的行为。笔者以为,这是客观的,因此,“蔡继明吧”背后的群体歇斯底里症和集体无意识应得到正视。而我们的问题就是从网络哄客到网络公民的距离有多远?因为当下社会需要的网络公民力量的勃发,而不是网络暴民和网络哄客的涌现。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