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零月薪”是对教育预期的颠覆  

2010-05-25 08:25: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北京团市委、北京青年压力管理服务中心联合发布2010年大学生就业压力调查报告,报告显示,今年大学生求职心态更为现实,本科学历人群中愿意接受零月薪的比例达到20%,与去年的1.2%相比大幅攀升。 (《京华时报》5月24日)


    北京20%本科毕业生容忍“零月薪”,这是一个让人五味杂陈的信息,曾经的“香饽饽”,如今沦落到了竟然容忍“零月薪”的地步!而结合此前出现的“大学生不如农民工”的论调,一个可以观察到的事实是,容忍“零月薪”不费仅仅是一个与就业难相关的话题,而是成了整个社会都应直面的困境。


        根据公众对教育投资的热情和对教育预期的希冀,可以管窥“零月薪”对个体、公众乃至社会的影响。在笔者看来,关注点至少有三:一是“零月薪”何以匹配公众对学费的投入和付出?二是“零月薪”何以满足公众的教育预期?三是“零月薪”之下,公众对教育投资的热情何以被激发?


        当教育投资无法带来人生的收获和成功——获得进入社会的“通行证”时,“零月薪”就无法满足公众的教育预期,由此导致的恶性循环就是读书无用论的蔓延乃至社会问题的产生。


          必须看到,个人是否愿意为教育付费,以及付费多少,取决于个人对教育收益与教育成本的比较,以及个人其他投资的收益率。我国正处于转轨时期,不完备的教育投资环境很难使教育投资得到最大的收益,这些体制的不完善实际上也给众多家庭尤其是弱势群体带来更多的不利。正因为如此,“零月薪”无法刺激公众进一步投资教育的热情。

 

        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不仅仅是教育学问题,而且是关涉更大层面的经济、文化与社会问题。市场经济体制下的一个基本规律是,社会分层体系会通过教育体系有效地实现自身的阶层封闭与自我循环,而高等教育显然是这一分层链中最为重要的一种直接因素。换言之,社会出身和教育显然被作为影响个体社会地位的两个决定性因素。


         社会成员的地位身份界限越来越取决于受教育程度的高低,取决于个人的专业知识与技能的拥有量。法国著名社会学家布尔迪厄在《教育、文化和社会的再生产》一书中,提出了“教育是阶级再生产的机制”的论断。他指出,教育不但是传授知识和颁发文凭的机构,而且还是再生产“社会不平等”并使之合法化的方式,是现代社会中阶级再生产的一种重要机制。正因为如此,“零月薪”就意味着大学生无法获得较为理想的职业地位。


  
    而隐藏“零月薪”背后的社会问题是高等教育对社会分层作用的无法发挥和社会流动受到限制。更为严重的是,这种“零月薪”有扩大的趋向,本则新闻的调查结果表明,去年还是1.2%愿意接受“零月薪”,而今年已经达到了20%。如果“零月薪”的情况持续增加并累积若干年,那将会对整个城市社会的稳定产生冲击和威胁。一方面,大学生的社会批判力较强。人数少或零星状态还不会引起社会注意,一旦人数积累到一定数量,他们将形成一股很大的社会冲击力量;另一方面,城市一旦出现大批有文化的青年失业者,社会舆论的压力也将陡然增加。如果说新一代农民工如引导不好、管理不善对城市社会稳定的负面影响和冲击,主要地将是实体层面的;那么,大学生毕业即面临失业对城市社会稳定的负面影响和冲击,主要地将是思想文化层面的。这是当下不能不慎重对待的问题。

 

        “零月薪”在对教育预期颠覆的同时,也在提醒我们:大学生容忍“零月薪”,社会怎么办?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