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不能贪多”和“少见记者”背后的悖谬逻辑  

2010-05-18 09:17: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月13日,赵作海拿到国家赔偿款65万元。5月11日晚上,谈赔偿的人11点多到了赵作海家,赵觉得赔偿款少,对方说,按文件就是那么点,你不能贪多。“我不接见你们。”这是赵作海对记者常说的一句话。赵作海曾偷偷地对记者说,没办法,政府有要求,少见记者。(《新京报》5月17日)


         蒙冤被屈的河南商丘人赵作海被无罪释放后,很快又获得国家赔偿50万元和15万元的生活补助。有论者指出,赵作海案是一个错案的集大成者,囊括了刑求口供、草率起诉、马虎判决等诸多错谬,对公民的人身自由和身心健康都造成极大的伤害。但是,在公众的持续关注之下,陆续有一些细节进入公共舆论视野,如他曾说出“政府给我多少我要多少,怎么都行”的话语,现在则又有政府的说法“你不能贪多”和政府要求“少见记者”的话语。

 

          俗话说,魔鬼隐藏在细节之中。笔者以为,赔偿“不能贪多”和“少见记者”背后的“一多一少”语言从有关人士口中说出,从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对赵作海案的反思并没有到位,而一些人士看似宏大的表态,有被抽空的危险。商丘市政法委书记王建民曾告诉赵作海:“你蒙冤入狱十二年时间,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悲剧,尽管这个事情的发生是在十几年前,但它仍然对我们的工作有一个强烈的警示和启示。”但是,在“一多一少”的话语背后,我们很难看到“强烈的警示和启示”的立足之地在哪里。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赔偿“不能贪多”的话语,在笔者看来,再次折射出了权力的恩赐姿态,尽管这种姿态是无意识的,甚至是一种习惯性的行为所致。赔偿“不能贪多”的潜台词无非就是,“这已经不错了,你应该知足”,而另外的理解则是“能赔偿就是一种照顾,如果过分要求,恐怕连赔偿也是不可能的”。或许,赵作海正是明白了这种“含义”,才出现了说出“政府给我多少我要多少,怎么都行”的话语。但是,这恰恰让我们看到了所谓的“强烈的警示和启示”正在走上变形和变味。


           而“少见记者”的要求,明显有躲避舆论监督的意图在内,这在当下的话语环境中显得十分不合时宜,由此我们看到的是权力者的傲慢。实际生活中,我们看到,新闻舆论对政治权力和经济权力的关注,使那些有悖于社会规范的行为公布于世,引起社会成员对其指责,形成一种社会力量,这在一定程度上对公共权力实现了监督与制衡,从而减少了权力“作恶”的机会,因而会增强公共权力的公正性。并且,舆论监督是传媒与其他社会主体之间一种制度性的监督关系,不依媒体的意志而自由解除,不存在一般法律关系在形成上的偶然性。权力机构或官员对舆论有所顾忌,并不是惧怕某种舆论,而是因为在公共舆论的报道与批评中,让权力机构和官员受到经常的、持续的检查和监督。因此,当“少见记者”作为一种官方的要求出现时,就意味着,对赵作海案的反思并没有满足公众的期待。

 
               对赵作海案的关注当然应是多方面的,但是,我们不能忽视一些“魔鬼式“细节,否则,就有可能再次背离公平和正义。因此,笔者以为,面对赔偿“不能贪多”和“少见记者”背后的权力傲慢和恩赐意识,社会有必要警惕之,这不仅是真正理性反思赵作海案的必然逻辑,也是推动社会文明进步和公平正义的内在要求。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