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学生头发”成为教育者“敌人”的吊诡和反讽  

2010-04-28 08:13: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吉林松原宁江五中要求男生必须剪成寸头,女生必须剪成“五号头”(影片《女篮五号》女主角的发式),否则就停课去剪发。据悉,“五号头”要求刘海不超过眉毛,鬓角不遮住耳朵,发根与脖子平齐。有学生表示,学校做法不妥当,但大多数学生家长比较支持学校的做法。(《新文化报》4月27日)

 

      “强制剪发”在现实中,并不是第一次发生,甚至到了让人们误认为学校做法合情合理的地步,而有些家长的支持态度则证实了这点。诸如“面对学校剪发令 16岁女孩天天戴假发上学”、“长发男生校门口被强行剪发 校方称是人性化做法”、“湖北一中学剪发令引争议 初三男生以死相逼”之类的新闻,人们早已见怪不怪,似乎校方的做法有着天然的正当性和合理性。但是,真的如此吗?

 

       不难发现,“要求男生必须剪成寸头,女生必须剪成‘五号头’”是在为了学生好的名义下作出的。但是,笔者以为,这种为了“学生好”的做法仅仅是把学生当成了工具,当成了无意识的对象,而忘记了学生是一个有尊严的存在,是享有权利的主体,而不是可以被任意役使的对象。

 

       并且,学校的这种霸道行为并非具有天然的正当性,而是建立在侵犯学生权利基础之上的。更为吊诡的是,笔者发现,学习好的学生可以享受“优待”,无论多么长的头发都可以,如此以来,所谓的强制剪发又夹杂着歧视的影子,这真的合适吗?

 

       陶行知先生在《师范生应有之观念:教育为给儿童需要之事业》一文中说过:“教育者,乃为教养学生而设,全以学生为中心。教师与学生,焉可无同情耶?同情谓何?即以学生之乐为乐,以学生之忧为忧;学生之休戚即我之休戚,学生之苦恼即我之苦恼是也。”教师的宽容和善解人意常常能赢得学生的真心爱戴,但是,在当今的教育体系内,学校和教师似乎已经被逼迫得失去了宽容和善解人意,宽容心灰飞湮灭,到了连学生留什么发型也要干涉的程度,这不是错位又是什么?


        就笔者的看法,“学生头发”异化成为教育者的“敌人”,最起码犯了两种错误,一是侵犯了学生自主决定发型的权利,二是教育成了单方面主导的霸道行为,殊不知,强制之下,所谓的教育已经变味了,甚背离了教育者最基本的责任和追求。这难道不是一种辛辣的嘲讽吗?

 

        哲人康德曾经指出,“人在幼稚时期需保育,儿童须管束,求学时须训导”,“只有人是需要教育的。所谓教育指保育(儿童之养育)、管束、训导和道德之陶冶而言”,告诉我们,没有教育,人难以发展,社会难以前进。教育的本质是对人的身心发展的有意识的直接的影响。但是,这样的教育决不是强制的教育,更不是以学生头发为敌的教育,对此,我们应有清醒的认识。


         面对“强制剪发”,要充分认识到,教育的功能和作用具有两重性,既可能推动和促进人的发展,也可能影响和阻碍人的发展;既可能培养和造就人的创造性,也可能压抑和扼杀人的创造性;既可能成为解放人的手段和工具,也可能成为束缚人的元凶和帮手。而“强制剪发”,在笔者看来,起的就是后一种作用。教育应该是为了人自身的发展性教育,而不应该是为了人以外的功利性教育,应该是发展人和保护人、完善人的教育。总之,是为了人的全面发展进步所进行的教育,而非其他。而“强制剪发”明显是一种错位。


      “学生头发”成为教育者的“敌人”既是吊诡和反讽,也显现出了教育者精神的渺小。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