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财产公示致社会混乱”是权力者逻辑  

2010-04-23 08:32: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月18日湖南省临湘市副市长姜宗福发帖炮轰房地产,一石激起千层浪。而他又反对官员公示财产,理由在于:官员和百姓之间缺乏信任度,官员公示财产反倒会引起社会的动荡,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我觉得领导干部也是人,他也是公民,他的隐私也应该得到保护,但是不是这两个原因,财产公示就不搞了呢,也不是,我觉得要改两个字,改财产公示为任前公证,就好像是婚前公证一样。(《潇湘晨报》4月22日)

 

        湖南省临湘市副市长姜宗福的“高见”层出不穷,吸引民众“眼球”的言论越来越多,但是,这次与以前不同,有可能招致诟病:官员财产公示会引社会混乱。

 

          尽管临湘市副市长姜宗福不忘给出理由,尤其是拿出了“国情不同”的法宝,但是,在笔者看来,也很难说服公众。一是官员财产公示隐私论的说法就违背了常识。要知道,官员财产公示隐私说根本不能成立。首先,国家公务员的身份有别于普通人。他们既是普通公民,又是政府公职人员,申报财产的义务是针对他们作为国家公职人员身份的。其次,公务员手中公共权力的廉洁性质要求公务员不管收入有多高,都必须申报自己的财产。再次,现行国家公务员制度中的廉政监督机制力度不够,建立公务员财产申报制度正是一种防患于未然的刚性措施。


             二是“财产公示致社会混乱”恐怕有误导社会和公众的嫌疑。从一定意义上说,不公示官员财产才有可能导致社会混乱。这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而其官员“任前公证”,不向公众公开官员财产的话语,更是一种逻辑混乱。因此,有必要重申常识,向公民公布财产内容,接受监督是财产收入公开中最关键、最厉害的一招,离开了这点,所谓的财产公示仅仅是伪申公开,就是一个技术含量极低的“秀”。


           三是所谓“官员也是人”,“官员的隐私也应得到保护”的说法,在笔者看来,与限制政府官员隐私权并不矛盾。政府官员的职位越高,其个人与社会公共利益发生联系的程度也越加密切,社会对他们也就赋予了特殊要求,民众有权知悉、了解政府官员的与公益公德有关的个人隐私。对于普通公民而言,财产收入和婚恋情况属于个人隐私,从中反映出的道德品行和能力只关乎其个人形象,但政府官员的婚恋私情与收入状况却会影响政府形象和社会价值标准,这正与公共利益有关,因此不能视之为隐私而须向社会公开。曾任日本首相的宇野宗佑因与艺妓有染被报界披露导致其挂冠而去,曾为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哈特因与摇滚歌星幽会被新闻界曝光而退出竞选,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也因与莱温斯基的私情而遭弹劾。这表明,作为公众人物的政府官员的隐私权与普通公民相比,须受到一定的限制,其隐私权的内涵和边界相对要小一些。


           国家社科规划《新世纪惩治腐败对策研究》课题组所做的一项调查显示:93%的调查对象认为目前实行家庭财产申报制的阻力主要来自于领导阶层。官员阶层中一些尚未暴露的腐败分子作为权力的拥有者和腐败的受益者,支持实行财产申报制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就笔者的观点,所谓“财产公示致社会混乱”是一种权力者的逻辑,也是阻止官员财产公开的具体体现。


           在现代民主社会里,知情权是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意味着公民有权要求社会政治公开化。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政府官员作为公众人物有义务容忍其隐私被披露出来,此乃“公人不自由,自由不公人”民谣应有的法理基础。对官员财产公开来说同样如此,正是在这点上,“财产公示致社会混乱”的权力者逻辑应引起警惕。


        谨防“国情论”成为官员财产伪公开的 “遮羞布”。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