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谁在故意炒作,谁在用心配合”的闹剧表演  

2010-04-16 07:50: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9月12日《北京晨报》刊登了名为《阎崇年新书求错一字千元》的报道,称阎崇年希望读者监督,挑出一个错,奖金1000元。 今年4月13日,继续反复拨打阎崇年电话,阎依然不接电话的前提下,山西大学副教授白平决定聘请律师,通过司法渠道让阎崇年履行自己“找出一错,奖金千元”的承诺。 (《成都商报》4月14日)


        针对阎崇年拖着不兑现“悬赏求错”行为,律师认为,如果白平在《康熙顺天府志》一书中挑出的300多处错误属实,出版该书的中华书局也应承担相应责任。那么,面对阎崇年的“悬赏门”,作为普通读者,该如何看待呢?

 
        笔者以为,我们有必要跳出法律之外来审视之。在一个炒作被个别人已经称为“学”的时代,阎崇年的“悬赏门”很难逃出炒作的嫌疑。就笔者的看法,所谓“找出一错,奖金千元”无非是一种炒作的手法,是一种利益和市场的手段。也就是说,阎崇年的“悬赏门”只不过是在刻意炒作罢了,那么作为读者的我们,有必要用心“配合”吗?

  
    此前,也有网友开出了名为“百家讲坛BUG诊断小组”的博客,专门征集《百家讲坛》中出现的硬伤。相比之下,白平教授的挑错行为呈现了同样的逻辑,但是,在对方的刻意炒作之下,恰好重了对方的圈套,仅仅是给炒作者提供了更好的机会和平台,因此,从一定意义上说,这未尝不是配合炒作,不论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由此以来,“学术明星可意炒作,我们何必用心配合”就成为一个需要直面的问题,否则,所谓的挑错者也难以摆脱“配合”炒作的指责。


          追问整个事件的逻辑,笔者以为,“谁在故意炒作,谁在用心配合”的追问背后,是一场闹剧表演,里面充满了娱乐的效果,而不见学术求真的影子。即使有学问因素在内,在笔者看来,也早已被娱乐化了,因为公众是在娱乐中审视这种滑稽的“闹剧”表演的。


       “找出一错,奖金千元”,看似真诚,实则充满了学术明星的投机在内,与其说是对学术的追求,不如说是一种噱头更为妥帖。试想,真正的学者会作出这种选择吗?


         事实上,公众对阎崇年之类学术明星的关注,与当下他们似乎成为了社会的一道风景线密切相关。我们知道,学术明星无非就是进入市场的学者,而在大众文化和消费文化的影响下,他们正在成为文化快餐的制造者,而在过度迎合现实和市场的时候,难免出现庸俗化的现象,不但缺乏超越意识和对社会的总体性的关怀,有的甚至完全被利益所驱使,放弃了作为知识分子的起码的良知和社会责任。所谓“找出一错,奖金千元”就是明证,而这些无疑是应该警惕的。


          学术明星虽然作为学者,但毕竟是媒体打造,在明星化、通俗化、娱乐化的同时依然要遵循商业运作和市场发展的规律,迎合着大众娱乐化、平面化、商业化的特点,这自然会削弱其学术的品位,使之批判功能大为弱化,把文化快餐的生产和对利益的追逐放在学术之上。站在这样的立场上,笔者以为,阎崇年回避挑错行为,不但证明了“悬赏”本身的错位,而且证明了这本身就是利益和娱乐之举。


          因此,我们就有理由反问:“学术明星”刻意炒作,我们何必用心“配合”?而“谁在故意炒作,谁在用心配合”的闹剧表演难道不值得警惕吗?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