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千万车站”成摆设,有人担责吗?  

2010-12-10 08:35: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费上千万元的14个BRT(Bus Rapid Transit,快速公交系统)站点已建好1年,却迟迟未启用,只成为福建厦门城市主干道成功大道上的摆设。(《中国青年报》12月9日)


     厦门投资千万元车站成摆设背后的一个原因是“从产生想法到拿出方案,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也就是说,时间短和前期论证不足成了重要原因,但是,真的如此吗?在笔者看来,“千万车站”成摆设只不过是给“拍脑袋决策”和“权力决策”再添新注脚罢了。


     轻飘飘的“论证不足”似乎就把决策责任归零了,这是我们想看到的吗?投资千万元的项目成了摆设,不仅让纳税人感到心寒,更尴尬的是没有一个部门主动向社会说明情况,也没有一个部门对此进行问责,更没有一个部门承担责任。难道这些决策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据世界银行的估计,“七五”到“九五”期间,我国投资决策失误率在30%左右,资金浪费及经济损失大约在4000亿-5000亿元。按照全社会投资成功率70%计,每年因决策失误而造成的损失在1200亿元。20年来,损失在24000亿元,相当于我们每人损失了2400元。据媒体透露,2004年在对10家央企原领导人任期经济责任审计报告中,有两个对比数字十分耐人寻味:经济犯罪金额16亿元,决策失误、管理不善造成损失145亿元。对比之下,决策性失误损失巨大,却由国家政府来买单,而没有人为此承担责任。而千万元车站成摆设无须延续了同样的吊诡逻辑。

        众所周知,决策是一个博弈过程,需要多方的参与。但在我国现行决策机制中,决策及相关信息的垄断,使社会公众对决策的过程、内容知之甚少,监督无从谈起。在专家论证环节,政府倾向于请“喜鹊”而非“乌鸦”,以减小决策阻力。而在很多国家,决策要经过科学、民主、公开、专业的制度安排,如社会讨论、公众参与、议会表决等方式制约了官员决策的随意性,也降低了决策失误率。因此,将公共决策纳入民主监督,增加决策透明度,是减少政府决策失误、降低政府决策风险的根本之道,也是避免“摆设”现象再次出现的根本举措。


        我国目前的政府决策中缺乏健全的决策失误追究机制,导致对政府决策失误的责任追究不力。一是政府决策失误的责任人难以明确。有些政府决策形式上是通过民主方式进行的,实际上却是个别领导的个人决策,因而即使决策失误也很难确定是领导责任还是整个领导集体的责任。此外,某些地方的党政不分、以党代政的现象也导致决策即使出现了失误,责任人也很难明确的尴尬境地,往往以“交学费”不了了之。二是决策失误追究的成本过高。政府决策失误的责任追究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即使查清决策失误的责任者,但决策失误造成的巨大经济损失要决策者个人“买单”也不太现实。以本则新闻来说,恐怕没有官员可以承担起千万元的责任吧?


      在权力者主观意志主宰一切的人治社会中,决策过程无人监督,决策错误哪怕给社会造成重大危害也可以“交了学费”了事,不负任何法律责任。通过对千万元车站成摆设的观察可知,决策失误乃至更低级的“论证不足”之类借口正在成为官员推卸责任的“由头”,也在掩饰着我国政府决策激励机制中的错位现象:一方面,决策者对决策失误不承担任何风险;另一方面,决策效益没有列入绩效考核。


         “千万车站”成摆设:“论证不足”还是“权力决策”?这是一个问题,但是,隐藏其后的公众参与缺位却是不争事实。正因为如此,政府必须直面公众的困惑:“千万车站”成摆设,有人担责吗?道理很简单,当决策责任归零时,“千万车站”成摆设只能再现而不是杜绝,这决非纳税人所希望的!


 

  评论这张
 
阅读(32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