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勿施舍乞丐”的治理“预设”逻辑  

2009-10-24 10:08: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杭州市民政局、公安局、城管执法局等部门10月22日向媒体通报,已开设有奖举报电话,发动群众共同打击操纵、胁迫未成年人和残疾人乞讨等违法行为。杭州市民政部门提醒,全体市民发现流浪乞讨人员不要轻易施舍钱物,首先问其是否需要救助管理站无偿救助。(新华网10月23日)


      全体市民发现流浪乞讨人员不要轻易施舍钱物的依据何在呢?官员声称,目前街面流浪乞讨人员大多将乞讨作为职业,作为敛财的手段,而且收入不菲,“城里磕头,回家盖楼”现象确实存在。 并且,杭州市区出现了“乞讨集团”,强讨强要、恶意乞讨。


         那么,乞讨成职业,乃至异化为敛财手段,能否成为社会拒绝救助乞丐的正当性和合法性依据呢?管理部门应打击乞丐还是应打击“乞讨集团”和操纵乞丐的团伙呢?在笔者看来,乞讨人员收入不菲勿轻易施舍的背后,已经出现了偏差,把乞丐而不是操纵者当成了打击的对象。进一步追问,可以发现,如此打击乞丐,恐怕难以对真正的“乞讨团伙”产生威胁,相反,累及的是真正的乞讨者。这样的治理反讽,我们真的熟视无睹吗?


       难道我们对乞丐的治理,也要采用“宁可错杀三千,也不放过一个”的极端思维逻辑吗?笔者丝毫不否认欺骗性乞讨现象的存在,并且,乞丐逐渐有职业化、集团化、犯罪化、扩大化等倾向。但是,笔者认为,“勿施舍乞丐”陷入了治理的“预设”逻辑陷阱。

 
          一是预设了乞讨人员是与“文明社会”不容的形象,受到了普遍的怀疑和不信任,由此导致治理工作始终没有跳出施救、管制等范畴。二是预设了所有的乞讨人员都是“乞讨团伙”,都是被操纵的,三是预设了乞讨已经成为敛财手段的非正义性。尽管有关官员说:“使真正生活无着的流浪人员得到合法维护,又能使非法职业乞讨者得到应有的打击,化解社会矛盾之所在,是我们的最终目的”,但是,在种种预设之下,造成的后果必然是乞丐的生存权利被消除,甚至被当成“异类”。


           应该承认,城市管理者如果无视欺骗性乞讨现象的存在,是一种对自身责任的抛弃,会带来公共秩序更大的混乱。但是公众对此的争论,也并非毫无道理:谁可以限制公民乞讨的权利?“勿施舍乞丐”难道不是对社会温情和公众同情心的悄然阉割吗?


         当一个社会发展到乞丐连乞讨的权利都被剥夺的地步时,社会和谐不仅对于弱者来说是一种奢望,对于任何公民来说同样也只能是一种幻想。正如有的论者指出的那样,乞丐市场和任何其他市场一样,都存在需求方和供给方,乞讨者和施舍者共同构成了乞丐市场的主体。而市场的存在都是与人性的某种冲动紧密相连的。只要人存在天赋差异、懒惰倾向、同情心和仁慈心,乞丐市场就会有需求者,也会有供求者,从而会形成某种“生态均衡”。那么,单一的公权力的霸道治理,在笔者看来,并非解决问题万全之策,相反会被人诟病。因为只要乞讨的根源没有去除,乞讨就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现象。


         政府不能仅仅从技术层面,从如何方便政府管理乞讨者的层面来解决问题。事实上,在笔者看来,驱逐乞丐乃至从肉体上消灭乞丐的思维一直存在于我们社会中。这是“勿施舍乞丐”的治理逻辑出现的大背景。不过,容忍流浪乞讨者是一种文明,救助乞讨者同样是一种文明,而且是一种不可缺少的文明。一个没有乞丐的城市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一个拒绝乞丐存在的城市未必就是一个形象良好的城市。


                乞讨成职业,是社会有病还是乞讨有错?从一定意义上说,乞讨成敛财不是社会拒绝乞丐的正当性理由,那么,跳出“勿施舍乞丐”的治理“预设”逻辑陷阱就是一种必须。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