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官员“东山再起”背后的知情权焦虑  

2009-10-19 08:03: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两日,多家网站论坛曝出消息,称郑州市规划局副局长逯军复出,任该市“引才办”主任。16日,郑州市委组织部否认了这一说法,并称逯军仍在家反省,并未复出。(《武汉晚报》10月17日)


         尽管郑州质问记者替谁说话官员复出的消息,被有关人士认为是个“谣言”,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反思社会何以产生这样的谣言?如果放大到当下被问责官员的“悄悄”复出情形,在笔者看来,这种反思就显得尤为必要和迫切。


          君不见,因黑砖窑事件被撤职的临汾市洪洞县原副县长王振俊,早已复出并长期担任该县县长助理一职;安徽阜阳劣质奶粉事件后被问责的众官员也已经复出;因在西丰警察进京拘传记者事件中负直接领导责任,被责令引咎辞职的辽宁铁岭市西丰县委书记张志国也是悄然复出,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由此景象造成了官员对官员复出“失明”的敏感,再加上众多官员复出都是在考验网友的一双“慧眼”,无疑加重了社会和公众的知情权焦虑情绪,同时也对官员的复出机制和制度理性产生了伤害。那么,网帖爆料称郑州质问记者替谁说话官员复出,在笔者看来,就是知情权焦虑和制度理性缺失的反映。


          道理很简单,假如任由官员复出演变为对公众忍耐力的考验,那么,将造成对制度理性的挑衅,也必然导致我们付出更大更多的成本:政府形象打折、威信降低乃至让“问责”成为部分官员的“避风港”。


         在信息时代和民主政治建设的背景下,种种理由不充分的“复出”行为已经触犯了公众的知情权和参与权。事实上,对被问责官员复出的必要性问题,社会和民众并无太多质疑,相反,对那些有能力的官员,对社会和公众来说,假如永远被搁置,恐怕也是一种“资源浪费”。也就是说,公众质疑的焦点主要集中在不公开、不透明、不知情上。


         就笔者的观点,无视公众知情权焦虑的官员“东山再起”,最起码有三个危害:一是被问责官员的悄然复出有损政府的公信力。要知道,被问责官员的悄然复出事实上已经对问责制构成了伤害。有的地方官员,虽然被问责,但并不影响其升迁,还有的官员,虽然引咎辞职或被撤职,但很快又复出,致使问责被质疑。二是被问责官员屡屡再次复出,必然影响到问责的严肃性,也难以让官员负起责任,进而影响到制度的威信。三是被问责官员的悄然复出是对民意的漠视。


        我们知道,知情权、监督权是公民两项重要的政治权利。尽管我国宪法没有明确规定公民的知情权,但是并不等于公民没有知情权。公民知情权的行使是监督权行使的前提,不了解相关的信息就无法监督国家权力是否在法治轨道上运行。保障公民的知情权、监督权是民主政治的必然要求,是遏制腐败、权力违法行使、滥用等的有效途径。而公权力运作只有公开化、透明化才能保障公民的知情权、监督权。但是,被问责官员复出程序不透明、不公开,无疑是对公民的知情权、监督权的粗暴侵犯。被问责官员“悄然复出”,公民就无法监督被问责官员的复出是否合法、合理,无法对此提出自己的意见,当然就制造了民众的知情权焦虑情绪。就笔者的观点,这是网帖爆料称郑州质问记者替谁说话官员复出的根本原因所在。


      在当下社会中,官员问责制是一把双刃剑,决不能让问责官员成为一种作秀,成为一种道德表演。这就要警惕网帖爆料称郑州质问记者替谁说话官员复出背后的知情权焦虑和制度理性缺失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