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警惕“公开抢劫”的滥权逐利逻辑  

2009-07-10 09:48:41|  分类: 公共精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浙江省龙泉市是一座县级市,一个多月前,刊登在当地媒体上的一份市政府文件被当地农民评为“最牛的公开抢劫”。该文件是龙泉市人民政府办公室2009年5月14日印发的《关于龙泉市城区及工业重点乡镇农民联建房规费调整方案》。因为文件中多项收费标准和收费依据经不起推敲,令当地农民感慨“政府文件的无知”。(《中国青年报》7月9日)


   规定要征地单位给农民补偿的条款,到了龙泉市政府手里,竟然摇身一变,成了向农民收费的“依据”,并且是堂而皇之,振振有辞。“政府向农民征收这些土地的时候花了这么多的土地征收成本,那么我再给农民留地的时候,我当然要收回125元/平方米的成本了。”如此的高论出自政府官员口中,实在让人诧异。一个活脱脱的逐利者形象跃然纸上,只不过,如此赤裸裸追逐利益的不是商人,而是政府和官员。正是在这点上,“最牛的公开抢劫”竟然成了对政府逐利行为的真实描述。


   官员的话语,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满嘴说政策”,实则心中想着利益追逐的公权庸俗化的可怕事实。政治学常识告诉我们,作为公权的行使者,有时会倾向于无节制地使用强制手段,而无视相对方的特殊利益或者否认这些利益的正当性,对公民的意志和要求漠不关心。相应地,公民则成为实现公权目标的消极手段,其地位和利益既不安稳,又很脆弱。当官员和政府向利益匍匐倒地的时候,就意味着不论采用什么样的手段和方式,也要把自身利益最大化,因此,把对政策的理解异化为费用收取的借口,简直成了官员们的看家本领,也就有了“最牛的公开抢劫”。


   “最牛的公开抢劫”之比喻,并不过分,只是,当权力堕落到了只知追逐利益的时候,有谁能不感到害怕?美国行政法学者施瓦茨在《行政法》一书中说,如果在授权法中没有规定任何标准制约委任之权,行政机关则等于拿到了一张空白支票,它可以在授权的领域里任意制定法律,这样,主要立法者成了行政机关,而不是国会。但是,在我们这里,官员们可以通过对政策的不同利用和变相“剪裁”,就可成为利益追逐的“法宝”。


      这还不算,针对不少收费项目,按照中央和浙江省的规定,早已减收,甚至免收的政策。官员给出的答复是“对一些费用收还是不收,是要看地方对上头文件怎么理解了。”从实质说,笔者以为,这是权力滥用的必然结果。“国家权力部门化,部门权力个人化,个人权力商品化”是公众对权力牟利化的描述,而“最牛的公开抢劫”与其何等相似。


     “最牛的公开抢劫”或是个案,但在笔者看来,却是当下公权部门和官员个体滥权逐利的一个侧面。公共选择学派的理论认为,政府一旦形成,其内部官僚集团也会有自己的利益,也是经济理性人,也会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由此甚至会导致政府的变异,如滋生权力寻租现象。如果所有执掌公共权力的官员都大公无私、道德高尚,那么问题就比较简单,但是事实上并非如此,所以往往会发生许多问题,如“最牛的公开抢劫”。权力“公开抢劫”的“强盗”逻辑实质上滥权和逐利媾和的产物。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