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法院应“习惯”于在公民私权面前止步  

2009-07-03 08:17:14|  分类: 公共精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日,一个热帖“我可以摄你你不能摄我”在各大论坛上引起网民的极大关注。6月中旬,枣阳市5位公民被拘,其中马耀军被拘15天的理由是,“非法用摄像机录制法院的执行活动”。马耀军去当地法院找院长理论,却被告知“我可以摄你,你不能摄我”,马把详细对话记录发到论坛上,引起极大关注。(《广州日报》7月2日)


    枣阳法院的这一“习惯性做法”引发了不满和抨击。法院院长田玉斌接受采访时说,虽然没规定说拍摄执法可以拘留,但“法院是习惯性这么做的”。面对如此低水平的霸道解释,我们或许能明白法院的“习惯”是如何养成的了?又是如何侵蚀侵蚀公民权利而一意孤行的?


    法律界人士认为,摄影或摄像只是一种客观记录活动,公民的此种权利不能被公权力任意剥夺。更有网友从经验的立场评说道:法院强制执行是堂堂正正的事,这还怕拍吗?枣阳法院到底在怕什么?到底在遮蔽和隐藏什么?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问题。


    当善良的网友认为枣阳法院有些“防卫过当”的时候,在笔者看来,这是一种误读。因为接受公民监督是一种天经地义,也是司法公正和公开的应有之意。当以这是“习惯性做法“来作为说辞和搪塞的时候,法院院长的解释让我们感到不安和失望,身为院长竟然不能从法律的角度进行说明,而是从潜规则的角度来说明“霸道”的逻辑,这难道不是对法治的嘲讽吗?对法律的戏弄吗?


    与其说这是枣阳法院的“习惯性做法”,不如说这是枣阳法院变相把法院的权力“私有化”的冲动,更是法院无视公民基本权利甚至肆意侵蚀私权的表现。长期以来,作为公权的行使者,总是倾向于无节制地使用强制手段,而无视相对方的特殊利益或者否认这些利益的正当性,对公民的要求漠不关心。相应地,公民则成为实现公权目标的消极手段,其地位和利益既不安稳,又很脆弱。这些都是当下生活中侵害公民私人权利事件增多的重要原因所在,枣阳法院把拍摄的公民“莫名其妙”地送到看守所,无疑是患上了同一种“病症”。法院的“霸道”和公民私权的“软弱”,在这里形成了刺目的对比。


     枣阳法院的“习惯性做法”,说穿了,恐怕还是一种潜规则的折射,是丧失公共理性的必然结果。枣阳法院行事逻辑的不合理性和不正当性,不用多说,但有一点,在笔者看来,有着厘清的必要。枣阳法院的“习惯性做法”是公民“习惯性监督”的天敌,就文明的演进和法治的要求来说,是要让法院习惯于公民的习惯性监督,而不是让公民权利被法院的“习惯性做法”所侵蚀和侵占。否则,会有更多的“习惯性做法”成为公民的梦魇。


     在“我可以摄你,你不能摄我”的法院“习惯性做法”中,我们不仅没有看到理应具备的谦抑和谨慎,相反,看到了骄横、无礼和霸道,这是一种严重的错位。常识告诉我们,权力对社会、经济、人的发展有很大影响,如果权力行使范围和领域无序扩大,则很容易导致权力被滥用,这对法院来说也不例外,因此,不厌其烦地放大对权力本质的理性认识,在当下社会永不过时:每个有权力的人都趋于滥用权力,而且还趋于把权力用至极限。


     “我可以摄你,你不能摄我”背后隐藏的错位事实告诉我们,“枣阳法院”更应习惯于被公众拍摄而不是陷入“习惯性做法”的泥淖。惟有习惯于公民的“拍摄”,才能铲除类似的“我可以摄你,你不能摄我”的强权逻辑。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