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被“自愿”的“孝敬费”  

2009-07-02 08:22:51|  分类: 教育第三只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毕业离校时,居然要给母校交纳“孝敬费”?昨天,记者接到一名学生的投诉,说宁波教育学院每年都会在毕业生离校前强行向学生收取“孝敬费”。这位学生还透露:学校这一届455名高职毕业生每人都被强行收取了30元钱,用于给学校购买一块价值10万元的电子显示屏。(《钱江晚报》7月1日)


    “孝敬费”成了“毕业离校潜规则”,这在宁波教育学院发生的事情并非孤例,据报道,安徽肥东县某中学有老师曾向学生索要“孝敬费”。


      尽管学校声称不存在“离校潜规则”一说,不存在“孝敬费”的传统,但是,记者的调查和部分学生的表白,说明了同学们的“戏称”并无不妥,这也从“操作上简单化了”的说辞中可以看出。


     何以看待“孝敬费”的存在?是什么原因让学校成了“孝敬费”的制造者?在笔者看来,这是教育已经庸俗不堪,已经被世俗征服,而非与世俗保持了一段距离的表现。近年来,各种教育与社会之间的联系都日益密切,市场价值观念不断侵入教育领域,在利益和市场的旋涡中,我们不仅看到了官学媾和,还看到了金钱法则对教育的支配和驱使。“孝敬费”的出现就是明证。


     先哲说,“十倍的利润会使人疯狂,百倍的利润会使人甘冒被砍头的危险。”当教育机构为了所谓的蝇头小利而置自身声誉和责任担当于不顾的时候,当为了金钱而丧失了自身的基本准则和信守的教条的时候,就意味着教育的堕落,教育的耻辱。被自愿的“孝敬费”,无非告诉我们,教育机构和教育者的形象早已轰然倒塌,早已成为公众讥笑的对象。当一个学校为了区区30元钱而有意忽视教育底线的时候,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教育机构的、金钱欲望的不恰当膨胀,而是一种不择手段的逐利,利欲熏心的无耻。有什么比“孝敬费”更能说明教育机构的堕落呢?更可怕的是,对金钱的顶礼膜拜似乎成了教育界和教育者不约而同的选择。这难道不是悲哀吗?


        教育的利益化、商品化驱使一些人把教育机构当成与社会进行名利互动、金钱交换的利益平台。陶行知先生在《师范生应有之观念:教育为给儿童需要之事业》一文中早就说过:“教育者,乃为教养学生而设,全以学生为中心。教师与学生,焉可无同情耶?同情谓何?即以学生之乐为乐,以学生之忧为忧;学生之休戚即我之休戚,学生之苦恼即我之苦恼是也。”教师的宽容和淡泊名利常常能赢得学生的真心爱戴,但是在当今教育体系内,通过“孝敬费”的出现,我们可以看到,教育者似乎丧失了教化的能力,而仅仅是一具金钱动物罢了。在这样的态势下,我们是不能奢望教育机构负载价值,守望社会精神文明,更不能希望他们给人类以终极关怀。

 

       什么是对“孝敬费”的最好反思方式?在笔者看来,不是找借口,更不是退还,而是把“孝敬费”的出现当成是教育界的耻辱。这是反思的起点。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