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南北分界线:“程序”裹胁民意下的文字游戏陷阱  

2009-09-15 08:17:13|  分类: 公共精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针对“江苏省淮安市设立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标志园项目,已获得国家测绘局批准”的消息,国家测绘局测绘成果管理与应用司李永雄司长说,根据《国家测绘法》的规定,淮安市政府按程序提出了申请,上报给江苏省测绘局,江苏省测绘局充分论证后,向国家测绘局提出了申请,今年8月,申请获得了国家测绘局的批准。(《人民日报》9月14日)


     用李永雄司长的话语来说就是,“国家测绘局是按照正常程序,把它作为一个正常的项目来对待的”。一个细节不能不提,这是在官方在注意到“社会广泛关注”的前提下,依据程序作出的决策。也就是说,即使社会争议不断,即使民意多有诟病,即使官方也认识到了争议和民意的汹涌,只要符合程序,官方就可以对民意和争议妄闻不顾,相反,程序成了唯一的通行证,成了摆脱民意指责和舆论压力的“法宝”。只不过,如此以来,笔者想问一下:当民意沦落到可以被所谓“程序”裹胁时,民意的价值在那里?民意的立足之地在那里?


     之所以批准南北分界线,李永雄给出了一个更重要的原因,甚至可以说是得到“恩准”的根本原因:“如果是大兴土木,动辄花几千万,搞个什么工程,我们也不会同意。”真的如此吗?就笔者的理解,“南北分界线非大兴土木”是一种偷换概念的做法。南北分界线标志之争,根本与“大兴土木”无关,而是与藏身其后的“附加值”有关,如旅游价值、景点价值和知名度价值等。从一定程度上说,哪怕是用一堆废铜滥铁进行建设,只要贴上“南北分界线”的标签,身价就可以看涨,地方政府之所以力争的原因恐怕就在于此,相信作为主管部门的国家统计局,对此不可能完全不知道吧?


         更明显的“文字游戏”,在笔者看来,是李永雄的一套“说辞”:批准这个项目并不是说中国南北分界线就在淮安,应该反过来说,经过科学论证,淮安处在中国的南北分界带上。应该承认,淮安处在中国的南北分界带和中国南北分界线就在淮安有一定区别,但是,不要忘记了淮安处在中国的南北分界带是一种前提存在,没有了这种前提,淮安敢提出这种“分界线标志”吗?这种说法宣扬的是常识,但是,国家统计局批准的却是“标志”,这难道不是一种错位吗?为什么把“标志”给淮安而不是河南信阳、陕西秦岭,难道这二者没有处于中国的南北分界带上吗?如果后者都要提出,国家统计局是不是都要打算批准呢?只是面对这些琳琅满目的“分界线”,公众该相信哪个呢?


      “南北分界线标志并非大兴土木”之说有鱼目混杂的嫌疑,说轻了是逻辑混乱和概念转换,说重了就是用程序裹胁民意和对民意回应的欠缺。这是我们不能不正视的。审视当下的一些官方做法,用所谓的“程序”来遮掩民意、忽视民意或者利用民意,不独“分界线批准”一例。尽管国家统计局官员称注意到了争议性的存在,但是,依照“程序”批准了申请,可以说,这里的“程序”非但没有成为民意畅通无阻和价值发挥的“保护伞”,相反,成了对民意漠视的“借口”,如此以来,可以说,民意没有在“南北分界线”之争中发挥应有的作用,而我们在“程序”之下,看到了“官意”的霸道和粗鲁,乃至对民意的羞辱。


     因此,笔者以为,“南北分界线”批准背后的“程序”说表明官方态度已经沦为文字游戏,“程序”裹胁民意的文字游戏陷阱正在社会形成,这难道不是用“程序”在戏弄民意吗?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