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网瘾集中营”的救赎是不可承受之重  

2009-08-08 09:21:26|  分类: 教育第三只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瘾到底是不是病?该怎么治?由谁来治?这些问题困惑着不少家长。北京军区总院网络成瘾治疗中心主任陶然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网瘾属于精神病范畴,这在世界上早有公论。(《中国青年报》8月7日)


    “网瘾是不是病”?除了所谓的“公认”外,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认为,将网瘾曲解为病,是带有对互联网的歧视。如此针锋相对的观点,让我们看到了网瘾问题的复杂性。但是,复杂并没有让人们的行为变得更为慎重和缜密,相反,一系列武断的做法和一系列悲剧无情地呈现在了公众面前。


    对“醒脑电击疗法”的抨击,使公众对治疗网瘾的残酷有了了解,更为可怕的是,因为网瘾,“父母和孩子成了敌对者”,而青少年把质量称之为进入“魔鬼训练营”,更有甚者的说法是“网瘾集中营”。这样的尴尬,这样的罪过,谁来承担?谁来面对?难道我们要用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来验证“网瘾集中营”的无人性吗?


     未满16岁的广西少年被父母送往戒网中心,然而仅仅十几个小时后,父母看到的已经是孩子伤痕累累的尸体。这样的血淋淋事实能让人们醒悟吗?而据《南方都市报》报道,两名曾经被送去广州励志青少年成长中心戒除网瘾的少年,分别向媒体投诉,反映他们当时也曾遭遇暴力。不难发现,所谓的“网瘾治疗”几乎成了暴力的代名词。


    为了避免悲剧的发生,在笔者看来,离不开对网瘾的廓清。事实上,这是一个莫衷一是的概念,关于网瘾的标准,无论在学术界还是在现实中,都存在着极大的争议,这也说明了人们对最基本的问题何谓“网瘾”上还缺少一种理性认识。网瘾的概念,最初由美国心理学家格登博格提出,随后,匹兹堡大学的金伯利?扬博士发展完善了这一概念,是指在无成瘾物质作用下的上网行为冲动失控。


   但是,就当下话语环境来说,把“孩子上网”的偏好归为网瘾之列,在笔者看来,不是一种无知,就是对责任的推卸。可以说,当下不少青少年的所谓“网瘾”症状并不仅仅是个网络相关的问题,而是一个与家庭、学校和社会等现实密切相关的问题。但是,不少家长和学校纷纷把问题推向了网络,归罪为孩子,在笔者看来,这是一种误区。


      放在更广阔的社会背景下,这种误区一直存在,甚至有着愈演愈烈的态势。大家可能都不会陌生,从台球、游戏厅到录象厅,都曾充当过引导青少年“不良行为”的罪名,也就是说,在家长和部分教育者眼中,这些东西都是“有罪化”的,是引诱青少年走上不务正业和犯罪道路的工具,而现在关于网瘾的争论,无非是一种老调重弹,把网络进行了有罪化设定,单单忘记了网络的工具属性。在笔者看来,这与把台球、录象厅、游戏厅进行先天的有罪预设的做法如出一辙。


      网瘾的危害性,社会、学校以及家庭方面的原因也不容忽视,如社会对网络的监管乏力,学校对学生的教育管理存在漏洞,家庭教育缺失。应明确,网络的普及是社会进步的表现,在青少年的成长过程中也有着无可替代的正面作用,所以对青少年网瘾的防治,要以引导为主,而不能简单地靠堵,更不能因噎废食。


    更要看到,假如网瘾存在的话,也是一个与医学、社会学、心理学、文化学、教育学、计算机科学等相关的问题,而不是单单与网络有关的问题。如果把一个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处理,把一个社会学问题简化为医学问题,甚至对网络进行有罪预设,在笔者看来,就是南辕北辙。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