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教育界的委员何以只有一名中学校长?  

2009-03-11 07:49:12|  分类: 教育第三只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两会”,复旦大学教授、全国政协委员葛剑雄被媒体选为“五大炮手”之一。今年,葛剑雄发现了“新问题”——“成员结构需要优化”,他指出,今年教育界别的全国政协委员一共108位,基本上都来自高校,一个小学教师都没有,只有一名中学校长。(《广州日报》3月10日)


    说是“新问题”,其实是个老生常谈,并没有引起注意的问题。葛剑雄先生也对原因进行了分析,“民主党派成员组织方式多是邀请,不是中上层人士很难进入其中。”


    教育界的政协委员除了高校人士,只有一名中学校长而无小学教师,在笔者看来,这种现象放在其他界别的委员内,恐怕也是可以类推的。比如,卫生界的委员是不是都集中在大城市的大医院,而没有乡镇医院的委员?文艺界、体育界的委员是不是除了明星、冠军就没有其他呢?


    正因为如此,委员们“讨论的东西会距离群众太远”,那么,“需要扩大来自基层的声”就不仅仅是葛剑雄先生个人的声音,也代表了公众的意志——基层的声音应该也必须扩大。


    据报道,本次“两会”有5000多名代表委员,那么,就全国13亿人口来说,每个代表委员身上担当着超过25万人的民意。这是何等的责任,这是何等的期待。但是,教育界的委员只有一名中学校长而无小学教师之类的现象表明,在委员传递的民意期待上,在参政议政的空间里,有些民意无法得到表达和传递,基层的声音被忽视已经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现象,委员结构的平衡成为一个必须面对的问题。


     道理很简单,议政空间不是“中上层人士”的“特权”场合,参政不是“中上层人士”的专利。今年,有100多位私营企业家当选委员或代表,但是,有舆论认为还应增加,那么,结合教育界的委员只有一名中学校长而无小学教师之类的现象,笔者以为,中小学教师能否增加?是不是应有更多的中小学教师成为委员呢?


    说到底,这是一个委员代表结构的平衡问题。据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蔡定剑统计,现在各级人大代表中工人、农民代表的比例确实令人很担忧。全国人大历届会议代表中工人农民代表的统计数字显示,第四届工农代表占51.1%,第五届工农代表占47.3%,第六届工农代表占28.6%,第七届工农代表占23%,第八届工农代表占20.6%,第九届工农代表占10.8%,第十届工农代表所占比例则不足4%。从数据上看工农代表的比例呈现逐届下降的趋势。这种现象同样告诉我们,基层的声音被忽视并不仅仅存在于政协会议上。


    代表、委员都是“受托付的人”,各阶层人士都希望自身的利益得到反映,都希望各自的声音和愿望得到表达,但是,在代表委员结构不平衡下,正如葛剑雄先生所说,只能造成讨论的话题离基层越来越远,而在这种现象的背后就是参政成了“中上层人士”的专利,而非民意的表达,成了“中上层人士”的自说自话。这与“两会”所承担的功能和所承载的期待是多么的不相匹配。


    教育界的委员何以只有一名中学校长而无小学教师?这并不是个数字问题,而是牵涉到参政议政的大问题,牵涉到话语权平衡分配问题。正如后现代思想家福柯所说:“话语意味着一个社会团体依据某些成规将其意义传播于社会之中,以此确立其社会地位,并为其他团体所认识的过程。”那么,就让我们共同面对教育界的委员何以只有一名中学校长而无小学教师的现象吧。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