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民意反差下的“禁止肉搜索”  

2009-01-20 09:46:58|  分类: 公共精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州市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条例》经江苏省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通过,将于2009年6月1日起生效。该条例对近来社会广泛关注的“人肉搜索”明确“说不”。(《扬子晚报》1月19日)


   “人肉搜索”一词,公众已经熟知,但是关于人肉搜索的是非讨论仍在继续,正如网友所言,“如果你爱他,把他放到人肉引擎上去,你很快就会知道他的一切;如果你恨他,把他放到人肉引擎上去,因为那里是地狱。”


     因此,江苏徐州立法禁止人肉搜索的信息引起了舆论的极大关注,但是,与以前的指责——“侵犯隐私”、“很冲动很暴力”、“非理性”——相反,徐州立法禁止人肉搜索激起了网络民意的反弹,就笔者所见,质疑的声音远远超过赞成的声音,如吸取了“南京周局长”经验,下一步会在全国推广;“徐州全体人民都笑了”;“腐败分子最怕‘人肉搜索’!”;立法禁止人肉搜索是瞎折腾等等。


  这种巨大的反差说明了什么?民意何以从批判一下子转到了支持?是民众善变还是立法出了问题?“人肉搜索”该归法律规范还是归道德调整?所有的问题考验着立法机关,也考量着网民的智慧。


    围绕“人肉搜索”的争论,大多数人比较赞同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李显冬的看法:“人肉搜索往往侵犯了公民的隐私权,大多属于违法行为。作为公民,你可以是一个愤青,可以对犯罪嫌疑人或有缺陷的其他公民通过言论表达不满,这是你的自由和权利。但是你在行使自己的权利时不能侵犯他人的合法权利,这是民事过错责任原则的底线,也是‘人肉搜索’是否违法的界限。”笔者以为,面对徐州立法禁止人肉搜索引起的争论,一要考虑尊重个体隐私的积极价值,二要考虑民意何以反弹和分化,三要考虑立法的方式问题。

 

    作为常识,法律意义上的隐私,从来就与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紧系在一起。在高度发达的信息时代,人格受制于物、技术,先进的技术工具为刺探他人隐私的欲望提供了便捷。如果任其肆虐,社会秩序将不复存在。因此,加强隐私权的法律保护是十分必要的,徐州立法禁止人肉搜索的积极价值可以说是有目共睹。如果认识不到这点,就可能陷入“人肉搜索”立法争论的“口水”陷阱。


     既然有这么多好处,为什么网民表达了相左的意见呢?是不是“人肉搜索”真的缺乏民意基础?在笔者看来,这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其一,立法禁止“人肉搜索”有“法律万能论”的嫌疑。立法者误以为法律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幻想有了法律就可解决所有矛盾。事实上,这是一相情愿的想法,当下社会,离开法律绝对不行,但是,法律不能包打天下,法律理应为公民理性和道德自治留下适当空间。


   其二,现在立法早已经从部门立法和“闭门立法”走上开放立法、公众参与立法,这是法律取得权威性和合法性的关键,也是民众法律信仰树立的必然途径,但是,徐州禁止“人肉搜索”明显缺乏了这个环节,因此,民意反弹自在情理之中。


    其三,禁止“人肉搜索”与保护公民隐私权挂钩是一种进步,但是,“人肉搜索”在当下存在的必要性似乎是无庸质疑,最起码,“人肉搜索”存在空间还没有完全被堵死。“周老虎”事件、深圳海事局副局长林嘉祥猥亵事件、南京市江宁区房管局原局长周久耕落马事件中网民的理性、专业和参与性,是“人肉搜索”诸多案例中成功事例。这是事件的屡屡出现也充分说明当下不应完全堵塞“人肉搜索”的渠道,这也是引起网友反对的重要原因。


      笔者以为,单方面立法禁止“人肉搜索”很有可能导致法律的虚置和对民意的嘲讽。正因此,社会应当重视立法禁止“人肉搜索”背后的民意反差。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