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地方政府不得再越权刺激房市”的吊诡逻辑  

2009-01-12 09:07:57|  分类: 公共精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部长姜伟新表示,今年地方政府不许再越权出台税收、财政等刺激房地产市场的政策。姜伟新是在今年全国建设工作会议上做上述表示的。(《新京报》1月11日)


     地方政府不得再越权刺激房市,一语道破了天机,刺穿了舆论“欲说还休”的遮羞布:地方政府的越权行为不是一天两天了,似乎也被有关部门默许了,只是以后“不得”罢了。不过,这个“不得”还需要接受实践和时间的双重检验,从地方政府的逐利本性和公众的切身体会来说,这个“不得”的落实恐怕有点“悬”。


     某地政府为了刺激楼市,官员曾“无畏”地指出,:“救楼市”不是为了救房地产企业,而是为了救经济、救银行、救百姓。他明确提出,一旦杭州楼市大落、房价大跌,最终受害的还是老百姓。而这种论调与房地产商任志强的观点不谋而合:房屋降价受影响最大的不是开发商,受影响最大的是小业主,或者说普通老百姓。更为严重的是,各地采取的刺激楼市的策略与上述官员的说辞如出一辙,只不过有的地方表现得露骨一些,有些地方表现得含蓄一些,但目的只有一个,无论越权与否,都是要刺激楼市。事实上,为了刺激楼市,没有哪个地方官员对越权放在心上。


    如此以来,地方政府不得再越权刺激房市的吊诡逻辑得以呈现,一方面是相关部门对此前地方政府越权的不闻不问,乃至任由其发展,另一方面却是对地方政府越权行为的变相承认和认可。原因耐人寻味。


    进一步反思,可以发现,地方政府越权刺激房市被相关部门变相“合法化”的同时,面临着深刻的制度化困境,而普通公众却不得不成为这种制度化困境的“买单者”。可以说,在房地产挟持地方政府的同时,地方政府的越权就成为一种必然的逻辑,那么,相关部门的政策在有意无意之间就被地方政府的“组合拳”所化解,进而,相关部门的不得不默许这种事实的存在,由此,制度化困境得以形成乃至固化。这是一种尴尬,而公众充当了这种尴尬的看客和“买单者”。《中国青年报》的调查表明,59.8%的人认为高房价影响最大的是中等收入者,他们不仅要透支几十年的收入,还要透支再教育、投资或者创业的机会和上升的路径。


   所谓制度化困境也可以说是公共政策合法性流失的困境。学者哈贝马斯指出,“在不求助于合法化的情况下,没有一种政治系统能成功地保证大众的执久性忠诚,即保证其成员意志的遵从。”由此,笔者以为,政府越权刺激救市难以得到公众的“持久性赞成”,更难说是公众共同意志的反映。那么,我们就有理由认为,政府越权救市是公共政策合法化困境的折射。如果理应维护的公众利益蜕变成虚空的口号,合法化必然蜕变成挤占民利的障眼法,合法化困境自然在所难免。而在公共政策合法化困境之下,不仅违背了政策合法化的真实意图及其政治和社会责任,而且将直接增加政策执行的成本与风险,贻误政策问题的解决,甚至直接背离政策目标。这是地方政府不得再越权刺激房市政策出台的重要诱因所在。


    马克思曾说过:“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大胆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之险”。对地方政府和官员来说同样如此,因此,“地方政府不得再越权刺激房市”的制度化困境能否消解就成为社会的一道必答题。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