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权力惧怕监督和“负面新闻”成要挟工具  

2008-12-12 08:59:32|  分类: 公共精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捣毁一个专门制作、销售假记者证的犯罪团伙。该团伙打着中国法制观察网站的旗号,以每个5000元至1.5万元的价格出售伪造的记者证,并在全国多省市设立新闻调查部、内参部等,以“联合央视、人民日报等16家中央媒体联合报道”要挟部分单位乃至基层政府,谋取利益。(《京华时报》12月11日)


   如果对“假记者团伙部门齐全,专门‘采访’负面新闻牟利”进行解读,有三个问题不可忽视,一是为什么出现假记者团伙,二是负面新闻何以成为牟利的对象而不是其他?三是基层政府何以在负面新闻面前甘愿被要挟?


   负面报道是谁的负面报道?是官员的还是群众的?可以说,官员眼中的负面报道就是舆论监督的代名词,而负面报道的价值恰恰体现在这里。“负面报道”的价值就在于公民通过运用舆论工具发表自己的议论、观点和意见,对国家事务和社会事务、对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缺点、错误和渎职行为以及其他社会不良风气、丑恶、腐败现象进行评价或抨击,以达到对社会运行中的偏差行为的矫正和制约上。


   一些行政管理者常常把负面新闻与国家及地方的形象联系起来,以为只要报道了负面消息就有损国家、地方形象。但是,从政治学角度讲,公民是应该享有批评政府机构及其官员的权利的,因为民主的核心就是公民与国家之间的关系。任何一个批评政府及其官员的人都是在行使自己的权利,这一权利源于他作为一分子的一个社会整体的自治权利,他有权利检察仆人的过错,并对他认为不对或不当的行为提出批评。但是,在官员看来,这影响了政府形象和地方稳定,因此,必须对负面报道加以控制,让权力意志管制舆论监督。


    假记者团伙就是利用了地方政府的这种心理,从而进行要挟的。换句话说,只要地方政府和官员采取了正确对待舆论监督的态度,那么,假记者团伙的要挟筹码将不复存在。因此,笔者以为,这种惧怕或者排斥舆论监督的社会心理是假记者要挟地方政府的根源。


    西方行政学的创始人威尔逊认为,当公众评论直接关注政府的日常琐事和政府对日常工作方法的选择时,它当然就会像一个笨拙讨厌的家伙,像是一个乡下人在操纵一部难以驾驭的机器,但是无论是在政治还是行政方面,当对制定基本政策的更为巨大的力量进行监督时,公众的批评则是完全安全且有益的,是完全不可缺少的。因此,我们可以认为,公众需要“负面报道”,权力需要舆论监督。


    更何况,从根本上说,舆论监督的威力不是来自于某些权力机关,而是来自新闻背后所代表的民意或公意。一方面,由于官员个人意志的膨胀,往往无视法律和舆论监督,舆论监督在与官僚主义的博弈中往往处于被动地位,受到权力的限制。另一方面,地方保护主义在所谓大局意识以及家丑不可外扬的意识支配下,往往与进行正当舆论监督的新闻媒体展开的一场权利的博弈。正因为如此,才让负面新闻成了假记者要挟的工具。


   笔者以为,当有一天权力不惧怕舆论监督了,也就消除了假记者利用负面新闻进行要挟的空间,当然,这要建立在正确对待舆论监督和公众权利的基础之上。否则,我们只能等待下一个假记者团伙的登场。


     警惕负面新闻裹胁下的权力惧怕监督才是问题的实质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