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赵C:私权张扬和公权后移的符号意义  

2008-09-18 08:38:54|  分类: 伦理考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C,这是一个在贵州读大学的江西鹰潭市年轻人用了20多年的名字。20多年里,这个名字在公安部门经历了出生后的户籍登记和第一代身份证办理,却在更换第二代身份证时被公安部门拒绝。为此,赵C将鹰潭市月湖区公安局告上法庭。2008年6月6日,月湖区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赵C胜诉。月湖区公安分局随即提起上诉。(《燕赵都市报》9月17日)


    此事引起社会广泛的关注与争议。公民个性化的取名是不是应有一个底线,或者说是否应当受到一定限制?这在笔者看来,是赵C之名引发关注和争议的原因所在。换句话说,赵C之名,看则与己无关,实则与所有公民都有关联。


    从一定意义上说,赵C之名是当下公权后移和私权张扬的符号。就笔者理解,赵C之名,首先是公民个性化权利张扬的必然结果,这在公权掌控一切的社会空间里是不可想象的;其次,赵C为名字打官司,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是现代公民争取权利的典型例证,更符合公众和社会对公民的期盼。


   如果把赵C之名引发的关注放在“市民社会和国家”的话语空间里进行考察,笔者以为,赵C之名是市民社会里积极的事物,是自由、活力的象征,更是权利扎根并获取滋养的结果。


   为什么说赵C印证公权后移呢?我们知道,“公民”一词是舶来品,我国本土只有臣民、子民的概念。这两个词语反映截然不同的政治关系与政治意识,公民是民主政体下的主体或主宰,臣民与子民则是专制政治下的被统治者、被奴役者。并且,公权力作为社会生活秩序的权杖,历来被视为社会生活的主导者,尤其是在具有强烈的社会本位传统的我国社会,一直被理解为是第一性的、对民众具有决定和支配作用的力量。于是,传统社会的全部社会生活中都充斥和弥漫着公权力对私权利的主宰、控制和侵犯。世世代代,几乎没有人认为这有什么不正常;相反,人人都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理所当然的。如此以来,赵C之名就会被认为是大逆不道之事,永远难以出笼,而在今天的出现,难道不就印证了公权的后退吗?公权的后退自然就产生了私权的张扬。


    政治学理论告诉我们,个人之权利是天赋的,是第一性的;国家之权力是委托的,是派生的。没有公民的委托,哪有国家权力呢?国家的目的只是为了维护公共秩序,保障公民权利,此外不应当再有什么别的目的,因此,它的权力是有限的。由此延伸,公权应退出赵C之名的干涉,因为这种干涉不利于公民私权的张扬,也不符合时代的特征和要求。


    通过赵C之名的争议,我们可以看到,随着公众民主权利意识的增强,社会自治能力的提高,必然产生国家之于社会,政府之于市场,公域之于私域逐步让权、放权的趋向和要求。学者汉娜?阿伦特曾言,“任何权利的保护都是一种地方性话语”。也就是说,超越一个国家的经济基础,去谈论社会权利的具体内容结构是不可取的。当下的社会为赵C之名的存在和生长提供了空间,这也是政府不再是社会唯一权力中心的结果,更是公权对公民生活价值的尊重和对公民个人选择的认同。因此,赵C之名就有了私权张扬和公权后移的符号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