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文化守护视角下的知识分子进“成语”  

2008-07-04 08:21:37|  分类: 真假之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来,一些新生的成语或流行语不断进入我们的视野,有些知识分子也成了成语的主角,如与余秋雨先生有关的“秋雨含泪”,与某作协副主席有关的“兆山羡鬼”,等。


  不论是“秋雨含泪”,还是“兆山羡鬼”,相信对时事有所了解,就能知晓其中含义,不再赘述。作为一种现象,或者说是文化现象,笔者想从知识分子的文化守护角度对其进行一番审视。


   余秋雨先生和某作协副主席都是在当下社会中可以被称作是知识分子的,而他们与新生成语相联系,则与讽刺有关,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知识分子之为知识分子,首先不在于他们有知识,或从事知识研究,或以知识为生,而在于他们有一种深刻内在的人文关怀,因为并不是所有从事学术研究的人或所有掌握专业技能的知识者都是知识分子。知识常有,知识分子不常有。早就有人指出,“有精致之知识者并不必然成为知识分子。相对论并不使爱因斯坦成为知识分子。对哲学的思考,对社会的评议,对法西斯的愤怒……使爱因斯坦成为知识分子。”相比之下,“秋雨含泪”、“兆山羡鬼”等成语的出现,就表明了当事者与知识分子的差距。


   知识分子的力量,是一种信念和道义的力量,是一种尊严的力量。从外延来说,知识分子不是一种职业,也不从属于某个阶级,从本质上讲,知识分子涵括一种超越阶级意识、阐释终极意义、关怀社会大众的人文精神意蕴。不过,“秋雨含泪”、“兆山羡鬼”的出现,则告诉我们,严肃的批判性立场,一种对民间生存尤其是弱势生存的体恤性立场在某些知识分子身上是缺失的。


   真实就是一切,拥有真实便意味着拥有一种无可辩驳的力量。没有责任感的写作是可怕的。学者萨义德说:“在世俗的世界里——在我们的世界,经由人类的努力所制造的历史世界和社会世界里——知识分子只能凭借世俗的工具;神启和灵感在私人生活中作为理解的模式是完全可行的,但在崇尚理论的人士使用起来却成为灾难,甚至是野蛮的。的确,我甚至要说,知识分子必须终生与神圣的幻景或文本的所有守护者争辩,因为这些守护者所造成的破坏不可胜数,而他们严厉残酷不容许不同意见,当然更不容许歧异。在意见与言论自由上毫不妥协,是世俗的知识分子的重要堡垒:弃守此一堡垒或容忍其基础被破坏,事实上就是背叛了知识分子的职守。”面对“秋雨含泪”、“兆山羡鬼”,谁应扪心自问:我们背叛了吗?


   尽管多数作家都不会怀疑自己是现代知识分子中的一员,但是,他们对于自身作为知识分子所必须恪守的伦理信念却不甚明确,对自身所肩负的社会责任也推诿再三。尤其是面对公共事件,面对集体性生存苦难,我们常常听到的,都是一些大众传媒的声音,很少听到作家的声音。而在汶川地震面前,我们看到的却是“秋雨含泪”、“兆山羡鬼”!这,难道不应深入反思吗?


  正因为如此,从文化守护的角度审视知识分子进成语,如“秋雨含泪”、“兆山羡鬼”,恐怕就不是多余的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