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论美国的民主》  

2008-03-19 23:55:42|  分类: 真假之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简介
  阿历克西-德·托克维尔(1805-
1859年)是法国历史学家、社会学家。
主要代表作有《(论美国的民主)》第一
卷(1835年)、  《论美国的民主》第二
卷(1840-年)、  《旧制度与大革命》。《论
美国的民主》这部著作刚出版就受到
普遍好评,也使托克维尔名扬海外。
   托克维尔1805年出生于今伊夫林
省塞纳河畔维尔内伊,1859年病逝于
戛纳。他出身贵族世家,经历过5个“朝
代”(法兰西第一帝国、波旁复辟王朝、
七月王朝、法兰西第二共和国、法兰
西第二帝国)。1839年出任众议院议员,
1848年二月革命后参与制订第二共和
国宪法,并一度出任外交部长。1851
年曾因反对路易·波拿巴称帝而被捕,
因此提高了知名度。但是这件事使托
克维尔对政治日益失望,从政治舞台
上逐渐淡出,并逐渐认识到自己“擅
长思想胜于行动”。
  《论美国的民主》1835年问世于法国,是研究美国民主的最经典著作。这部作品刚刚出版就受到普遍好评,也使年仅25岁的作者托克维尔名扬海外。这本书先后在英、美、德、荷、匈、意、西班牙、瑞典、日本等几十个国家出版发行。
《论美国的民主》是世界学术界第一部对美国社会、政治制度和民情进行社会学研究的著作,它也是一本论述民主制度的专著,托克维尔在这部著作里阐述了他的政治哲学的基本原理,以及他对平等与自由的关系的观点。他还在这部著作里做出了一些极为著名而且后来果真应验的预测。这些预测的一次次应验,引发了一波又一波研究托克维尔的热潮。其实,无论是精彩的叙述还是深刻的思辨,都使《论美国的民主》成为一部值得反复研读的著作,因为每一次阅读都能够给读者以新的感悟。
译者序言
  法国政治思想家夏尔·阿列克西·德·托克维尔(Charles Alexis deTocquevill
e),1805年7月29日生于今伊夫林省塞纳河畔维尔内伊,1859年4月16日病逝于戛纳。家
庭是诺曼底贵族。1823年由默兹的高级中学毕业后去巴黎学习法律,1827年出任凡尔赛
初审法院法官。1830年七月革命后,因在效忠奥尔良王朝的问题上与拥护已被推翻的波
旁复辟王朝的家庭有意见分歧,以及为避免七月革命的余波的冲击,而与好友古斯达夫
·德·博蒙商定,借法国酝酿改革监狱制度之机,向司法部请假,要求去美国考察颇受
到欧洲各国重视的新监狱制度。经过一番周折和亲友的斡旋,请求获准。其实,这只是
表面的目的,他们的真正目的是到这个国家去考察民主制度的实际运用。他们在1831年
4月2日乘船离开法国,5月9日到达美国;在美国考察9个月零几天,于1832年2月22日离
美回国。不久以后,博蒙因拒绝为一件政治丑案辩护而被撤职,托克维尔在气愤之余,
也挂冠而去。1833年,他与博蒙写出《关于美国的监狱制度及其在法国的运用》的报告。
这个报告后来被译成英、德、平等几国文字。1835年,托克维尔成名之作《论美国的民
主》上卷问世。1839年,他被选为人文和政治科学院院士,并当选为众议院议员(下一
届落选)。1840年,《论美国的民主》下卷出版。1841年,他被选为法兰西学院院士18
42—1848年为芒什省议员。1848年二月革命后,托克维尔任制宪议会议员,参加法兰西
第二共和国宪法的制定工作,并被选为新宪法实施后的国民议会议员。1848年6—10月,
出任第二共和国外交部长。
   1851年12月因反对路易·波拿巴称帝而被逮捕,但因其知名度高,次日即被释放。
从此以后退出政界,专门从事著作。1851年写成的《回忆录》,详述了二月革命的内情。
1856年出版的《旧制度与革命》(或译《旧秩序与革命》),也是一部名著,有多种文
字译本。
   《论美国的民主》出版后,立即受到普遍好评,使托克维尔名扬海外。据布雷德利
在《论美国的民主》英译本(Vintage Book,NewYork,1945)卷末的统计,在托克维
尔生前,《论美国的民主》的法文本出过13版,逝世后出到17版,尚有两种全集本。另
外,在比利时和美国,也有法文本问世。截至1945年,共有英、德、荷、匈、意、丹、
俄、西班牙、瑞典、塞尔维亚等十种文字的译本先后问世,而且有些国家不止一个译本
和不止出版一次,英国和美国就有60多个英文版本。这还是一个不完全的统计。据我所
知,日本在明治14—15年(1882—1883年),肥塚龙曾以《自由原论》的书名,由英译
本转译上卷出版。至于中文的译本,1968年有香港今日世界社秦修明等人由上述的1945
年英译本转译出版,但这个译本并非全译,删去了全部注释。
   托克维尔认为,建立一个新世界,必须有新的政治理论,而这个政治理论就是关于
民主的基本原理。他没有根据过去和现在的政治体制的历史对比分析去创制这个民主理
论,也没有象当时的一些学者引用古希腊城邦和共和时期罗马的历史去说明当时资产阶
级民主的过程,而认为当代的民主原则主要应当从当代的具体历史条件去总结和解释,
不能用某种一般规律去总结和解释。因此,他极想研究对于民主的发展具有最有利的条
件,从而能够最全面地表现出发展规律的国家的民主。在托克维尔那个时代,这样的国
家只能是美国。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从经历过这场革命的国家中找出一个使这场
革命发展得最完满和最和平的国家,从而辩明革命自然应当产生的结果;如有可能,再
探讨能使革命有益于人类的方法”。这才是托克维尔去美国考察的真正目的,也是写作
《论美国的民主》的由来。
   托克维尔希望客观地描述美国的民主,将其所见所闻忠实地报道出来,“决没有硬
要事实迁就观点,而是让观点以事实为依据”。他在美国收集了大量资料,向权威人士
请教,访问过广大地区。结果,利用他在社会学中首创的“访问法”,依据其明察秋毫
的观察力,只在美国逗留九个月,就写出了至今仍被世人赞誉的名著《论美国的民主》。
   这部著作的上卷和下卷,不是写于同一时期,其间相隔5年,因而在笔调、结构、叙
述上有所不同。上卷的第一部分讲述美国的政治制度,第二部分对美国的民主进行社会
学的分析。下卷分四个部分,以美国为背景发挥其政治哲学和政治社会学思想。全书的
基本思想概括在上卷的《绪论》里。
   这部书之所以成为名著,一方面是因为它是世界学术界第一部对美国社会、政治制
度和民情进行社会学研究的著作;另一方面是因为它是第一部论述民主制度的专著。托
克维尔在这部著作中阐述了他的政治哲学的基本原理,他对平等与自由的关系的观点。
他还在这部著作里提出了一些极为著名而且后来果真应验的社会学预测。比如,关于资
产阶级民主的前途的预测,关于美国北方和南方将来可能发生战争的预测,关于当时尚
属于墨西哥的得克萨斯将来必被美国吞并的预测;尤其是关于美俄两国将要统治全球的
预测,引起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研究托克维尔的热潮。卡连斯基称他为未来学的奠基人,
是不无道理的。
   这部书的基本思想,在于承认贵族制度必然衰落和平等与民主的发展势不可挡。他
说:“平等的逐渐发展,是事所必至,天意使然。这种发展具有的主要特征是:它是普
遍的和持久的,它每时每刻都能摆脱人力的阻挠,所有的事和所有的人都在帮助它前进。”
   他对两种制度进行比较时说:“民主的法制一般趋向于照顾大多数人的利益,因为
它来自公民之中的多数。公民之中的多数虽然可能犯错误,但它没有与自己对立的利益。
贵族的法制与此相反,它趋向于使少数人垄断财富和权力。……因此,一般可以认为民
主立法的目的比贵族立法的目的更有利于人类。”而且,“民主政府尽管还有许多缺点,
但它仍然是最能使社会繁荣的政府”。“即使民主社会将不如贵族社会那样富丽堂皇,
但苦难不会太多。在民主社会,享乐将不会过分,而福利将大为普及……国家将不会那
么光辉和荣耀,而且可能不那么强大,但大多数公民将得到更大的幸福。”
   但他又认为,贵族制度在治国和立法上优于民主制度。“贵族制度有自我控制的能
力,不会被一时的冲动所驱使。它有长远的计划,并善于在有利的时机使其实现。”即
使如此,他也承认美国的民主制度优于英国的贵族制度,因为“英国的立法常为富人的
福利而牺牲穷人的福利,使大多数权力为少数几个人所专有。结果,今天的英国集极富
与极其于一身,其穷人的悲惨处境与其国力和荣誉形成鲜明的对照”。
   托克维尔认为,美国民主的发展得利于联邦宪法的制定者,说麦迪逊、威尔逊、富
兰克林、华盛顿、汉密尔顿等人品格高尚,有爱国精神,谓联邦党人对联邦的成立做出
了重大贡献。托克维尔说他们规定了权力分享的原则与“控制与反控制”的制度,“清
楚地认识到……
   除了人民的权力以外,还要有一定数量的执行权力的当局。这些当局虽不是完全独
立于人民的,但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享有一定程度的自由,因而既要被迫服从人民中的
多数的一致决定,又可以抵制这个多数的无理取闹和拒绝其危险的要求”。因此,托克
维尔注意到司法权的独立性,但这个独立性是有限制的,因为法院只能在审判当中抵制
违宪的法律。
   本书作者说,美国的宪法虽然很好,但不能夸大它对民主制度所作的贡献。他说:
“美国的联邦宪法,好象能工巧匠创造的一件只能使发明人成名发财,而落到他人之手
就变成一无用处的美丽艺术品”。
   因此,墨西哥照搬美国的宪法,并未使墨西哥富强。他认为,有助于美国维护民主
制度的原因有三:自然环境、法制和民情。但“按贡献对它们分级……自然环境不如法
制,而法制又不如民情”。因此,他认为应当用缺乏民主的民情去解释墨西哥照搬美国
宪法而未能使国家出现民主的安定政局的缘由。
   托克维尔认为,美国的民主的民情扎根于历史上形成的新英格兰乡镇自治制度。这
个早在17世纪开始形成,后经基督教新教的地方教会自治思想培养壮大起来的制度,促
进了美国的独立运动的发展,提高了人民积极参加公共事务的觉悟,并为后来被联邦宪
法肯定下来的中央和地方分权的制度奠定了基础。托克维尔把乡镇自治的传统看成是人
民主权和美国人在实践中确立的公民自由原则的根源。
   但是,无论是良好的法制,还是宗教信仰和乡镇自治的民主传统,都未能使美国从
托克维尔继亚当斯、麦迪逊等人之后指出的“多数的暴政”状态中解救出来。托克维尔
认为美国民主的“暴政”表现,首先反映在舆论的统治方面。他说:“多数既拥有强大
的管理国家的实权,又拥有也几乎如此强大的影响舆论的实力。多数一旦提出一项动议,
可以说不会遇到任何障碍”,“杰克逊民主”时代的舆论暴政,就是这方面的证明。在
缓和“多数的暴政”的一些因素中,他特别指出法学家在美国的作用。在美国民主的条
件下,法学家是一个特殊阶层。
   从他们的思维方式、作风和爱好来说,他们是贵族;但从他们的利益和出身来说,
他们又都属于人民,所以他们受到人民的信任。
   托克维尔还特别谈到陪审制度的政治作用,把有陪审员参加的法庭看成是免费的学
校。这个学校向人民传授治国的艺术,培养公民的守法精神。但托克维尔并不想夸大陪
审制度的影响和法学家的作用,因为这种影响和作用并没有遏止“多数的暴政”下的私
刑。
   资产阶级民主的最主要弊端是个人主义。托克维尔认为,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不同,
它是资产阶级民主的直接产物,是整个民主运动所固有的力求社会平等的意志。在民主
制度下,平等的社会价值高于自由。迫切需要自由的,只是依靠自由能够获得高等享乐
的少数人;而平等则能使人人幸福。因此,民主社会虽然也追求自由,但这种追求要服
从于对平等的追求。“他们希望在自由之中享受平等,在不能如此的时候,也愿意在奴
役之中享用平等”。
   据托克维尔说,平等和个人主义可能产生促进权力集中和权力独自再生的作用。随
着平等的日益发展,人们的相互依赖关系虽有扩大,但不够密切了。结果,人民整体的
形象高大起来,对个别人的价值采取轻视态度,形成“社会的利益是全体的利益,而个
人的利益不足挂齿”的思想。个人主义有使公民们逐渐拒绝参加社会生活的消极作用,
人们总是很难放弃私事而去担任公职。于是,把公益工作都推给国家,使国家走向集权
的道路。但是,中央集权或权力集中的趋势,在不同的国家是以不同的强度表现出来的。
“在获得身分平等以前长期生活于自由之中的人民那里,自由所赋予的本性与平等所造
成的倾向之间有一定的冲突。尽管中央政权在他们当中提高了自己的特殊地位,但他们
作为个人却是永远不会放弃其独立的”。因此,民主转变为专制的危险性,在美国就小
于在欧洲。
   美国人用“正确理解的利益”的学说来反对个人主义,而这种利益又使他们习惯于
结社和合作。享有政治结社的无限自由,是美国能够出现各种社团的基础,使美国人从
结社中了解了自己的使命。另外,言论和出版自由也对抵制个人主义起了一定作用。
“美国人以自由抵制平等所造成的个人主义,并战胜了它”。但在没有政治自由传统的
国家,民主有转化为专政的危险。“在平等的原则依靠暴力革命手段而取胜的民主国家”,
这种危险尤其大。
   托克维尔在写作《论美国的民主》的过程中始终没有忘记他的祖国。“我深信,这
样在默默之中经常与法国对比,也是本书成功的主要原因”。
   托克维尔对19世纪30年代法国的政治风气表示愤慨。这个时期的法国社会,在他看
来是最反常的。关于这一切,可见上卷的《绪论》。
   这部著作,文字非常优美,几乎象一部文学作品,但结构不够完整,且多有重复,
前后不相衔接。托克维尔使用的一些基本概念,有时含义不尽相同,也为评述托克维尔
的思想带来不少困难。比如,民主、身分平等、社会情况、民情、人民、国家、民族等
词,在翻译处理上都要费一番思索。
   关于《论美国的民主》的世界影响和现实意义,请见下卷所附的拉斯基写的导言和
梅耶写的参考文献介绍。
   中译本依据法文版《托克维尔全集》的第1卷和第2卷译出,但删去了梅耶为全集写
的序言,将拉斯基的导言由上卷的卷首移到下卷的卷末,把法文版编者注由各卷末移至
所在处的页下。由梅耶主编的这两卷的印刷质量太差,误植、错行、丢段、丢行、丢字、
标点错误等样样俱全。幸亏商务印书馆珍藏的《论美国的民主》法文本(上卷,1836年,
第5版;下卷,1840年,第1版)帮助了译者。另外,我还自始至终参考了劳伦斯的最新
英译本(George Law-rence,DemocC racy inAmerica,Anchor,Books,1969)。这
个英译本也是根据法文新版《托克维尔全集》翻译的,并对托克维尔的引文一一进行了
核对,指出引误或错记页码之处。在中译本中,凡是〔〕内的字句均为劳伦斯所加。
   译者无论在文学工夫上还是在业务功底上,都远远不敢与法兰西学院院士相比。因
此,误译之处在所难免,尚望专家和读者指正。
   最后,向1981年即催促我翻译此书的商务印书馆副总编辑骆静兰同志,和在翻译过
程中向我提供资料并为我解决疑难问题的责任编辑方生同志,表示由衷的感谢。
    董果良
  于吉林省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
  1987年12月
第十二版序
   15年前,写作本书时始终专注的一个思想,是认为民主即将在全
世界范围内普遍地到来,其趋势是不可避免的。在阅读本书时,你会
发现它的每一页都在向人们庄严宣告:社会面貌正在改变,人类处境
正在改变,新的际遇即将到来。
   本书绪论中提到:“身份平等的逐渐发展,是事所必至,天意使
然。…‘在民主已经成长得如此强大,而其敌对者已经变得如此软弱的
今天,民主岂能止步不前!”面对虽被七月革命打伤但势力仍很强大
的君主政体,敢以这段话预言形势的人,今天可以毫无畏惧地提醒公
众应当重新审视并认真对待这部著作了。
   还应当补充一点:目前的局势使这部著作获得了实践效用和现实
意义,而在本书初版时,这些作用是没有的。以前一统天下的王权,
而今已被推翻。过去,美国的各项创制,曾被君主政体的法国视为奇
闻,而今却成为共和政体的法国的学习对象。战士志在破坏,立法者
专于建设,两者都有其功。现在的问题不是应当探讨我们法国应当建
立王国还是共和国,而是应当研究我们要建立的是一个动乱频繁的共
和国还是一个稳定康宁的共和国,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共和国还是一个
穷兵黩武的共和国,是一个自由的共和国还是一个专横的共和国,是
一个有条不紊的共和国还是一个杂乱无章的共和国,是一个威胁财产
和家庭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的共和国还是一个承认并以法保护这种权
利的共和国。显然,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而这个问题的解决不
仅对法国有重大意义,还将对整个文明世界产生重大影响。随着我们
将要建立的是民主的自由还是民主的暴政,世界的命运将会随之改
变;而且,这实际上也关系到我们的共和国是受到普遍的拥护还是到
处被人所抵制。
  然而,早在60多年前,美国就解决了我们刚才提出的这个问题。
60多年以来,这个国家以人民主权原则作为一切法律的共同基础,
其人口、领土和财富不断增加,并且在这一期间它比全球的其他一
切国家更加繁荣,更加稳定。在整个欧洲都被革命弄得天翻地覆的
时候,美国却没有发生类似的动乱。在那里,个人财产受到的保护
大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无政府主义也同专制主义一样,依然没
有市场。可以说在美国,共和政体不仅没有践踏一切权利,反而很
好地保护了它们。
   除了美国,我们还能从哪里能够获得比这更大的经验和教训呢?
我们把视线转向美国,不是为了亦步亦趋地仿效它所建立的那些制度,
更不是为了照搬它的教育之类的制度,而是为了更好地学习适用于我
们的东西。我们所要引以为鉴的是其法制的建立原则,而非其法制的
细枝末节。法兰西共和国的法制,应当而且是最好要不同于治理美国
的法制;但美国的各项制度所依据的原则,即保持政权均势的原则,
遵守纪律的原则,实行真正自由的原则,真诚至上地尊重权利的原则,
这些则对所有的共和国都是不可或缺的。如果不能很好地实行这些原
则,共和国很快就将不复存在。
  20年来对中国社会影响最大的1 00本书之一
  美国一流大学组织“常春藤联盟”指定必修读物
这本书.把民主制下已经显露和可能导致的恶果描述得入木三分。他以一种贵族的优越感平
视着美国,既不美化,也不丑化,他平静的分析各项制度的成因.得失,可能的演变。他的每句
话都通俗易懂.从常识出发.但得出的结论表面在说美国.实则在谈论人类共同的命运。
   ——戴西(英国著名政治学教授)
  评论这张
 
阅读(3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