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面对学术批评,我们何以不再坦然?  

2008-02-25 08:08:54|  分类: 教育第三只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针对四川师范大学教授钟华对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季广茂的《意识形态视域中的现代话语转型与文学观念嬗变》一书的批评。季广茂先生在博客上以《做回畜生》、《哦的神啊,救救我们吧》、《昏话连篇?臭气熏天》、《患上脑便秘,难免满纸都是屁》、《屎壳郎搬家——走一路,臭一路》为题进行了回应,充斥了对钟华本人及其亲属指名道姓的侮辱、谩骂之辞,其用词之肮脏无忌,不堪卒读。(《中华读书报》2月24日)


    学术批评,是学术的生命。学术必须批评,离不开批评。真正的学术著作不怕而且欢迎健康的学术批评。学人们可以而且有必要就不同的问题,或从和原作者不同的视角、立场、观点、方法来进行学术批评。这些都是常识,也是不证自明的东西,因此,当笔者看到被批评者把批评者称之为“其知识之贫乏,其逻辑之混乱,其用心之险恶,其语言之变态,罕见”是,感到震惊,因为这无异于泼妇骂街,更遑论那些“肮脏无忌,不堪卒读”的字眼。


   从本则事例中,笔者以为,我们似乎丧失了平心静气、坦然面对学术批评的勇气。而其背后是学术责任担当勇气的抛弃。


    无可否认,没有人不承认自己不重视学术批评,但是当轮到自身时,却是另外一回事情。不过,我们不能忘记,没有学术批评则无学术可言,学术批评不繁荣,学术也不会自己繁荣起来。


    简单地说,进行学术评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要与别人的研究成果形成对话或争论,这就必须对已有的研究成果进行认真研读,反之则是无的放矢。本则新闻中被批评者的失态就是一种明证。


   通过本则新闻,笔者以为,应消除只要批评就一定是正确者对错误者的批评的伦理意义。在提倡科学、民主的今天,应把学术批评中的认识论意义充分发掘出来。因为批评,就不只是等级尊卑是非善恶的评价,更是真理光芒的照耀。在学术批评中,批评者和被批评者是平等的。在真理面前,他们的认识都是“一种真理的近似”,都可以理性地进行批评。

 

    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能为学术批评留下空间。当今社会心态浮躁,学界中,剑走偏锋的“骂风”似乎成为一种时尚,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睥睨一切,以唯我独尊的气势横骂一气,以道德攻讦代替学术辨析,固然可以痛快一时,但这种缺乏起码实事求是的态度,能够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吗?鲁迅先生说,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而在笔者看来,辱骂也决不是对学术批评的理性回应,终将成为公众和历史的笑谈。
 

    从学术历史看,学术批评是学术活动的有机组成部分或一环节。它和学术有着逻辑联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必须明确,学术批评是学者们在真理面前进行的理性对话,批评的结果,学者之间没有输赢,真理才是唯一的胜利者。从实质看,学术批评是以真理为标准进行的自我批评。真正的学术批评,是民主的、科学的批评,是具体的、历史的客观批评,是责任感和理性、革命性和建设性、独创性和真理性有机结合的批评,但是,这一切,在所谓的辱骂中难觅踪影,令人悲哀。


    在被批评者对批评者本人及其亲属指名道姓的侮辱、谩骂之辞中,真理已经无处藏身,这是学术批评难以承载的尴尬,更见证了学者接受学术批评勇气的消失。


   因此,我们有理由追问:是什么让我们失去了缺少坦然面对学术对话和批评的勇气?谁应该为这种事实负责?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