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你看,德国官员要申报请客送礼的效果  

2007-03-20 18:19:27|  分类: 公共精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色的屋顶,陈旧的灰墙,简单得像盒子一样的辅助楼……这就是德国北部城市不伦瑞克的市政厅的外貌。推开一间官员的办公室,看不到现代化的装潢和陈设,也没有空调、饮水机等设备。6层高的辅助楼里有一部电梯,是1956年产的,只能乘两人。(《环球时报》3月18日)
    该新闻介绍说,不少欧洲国家的地方政府靠租房度日。诚然,国情不同、民情不同,但走进欧洲的地方政府仍会让我们感到震撼。因为我们的一些政府已经可以用铺张、奢侈来形容,如某市某局的办公楼原本计划投资两亿元,最后花了4亿元;河南省郑州市惠济区政府大楼建筑外观像美国国会大楼;某国家级贫困县的政府大楼盖得像缩小版的人民大会堂等。
    但是笔者对本则新闻最感兴趣的信息是官员要申报请客送礼的效果:德国官员接待客人,报销非常繁杂。从请客计划到吃的饭店和吃什么、价格,再到等到批准,最后到汇报效果,这对于我国官员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潭。而反观我国职务消费的现实,实在让人汗颜。有关资料显示,我国职务消费已经占到了全部财政支出的38%以上,全国每年用于公款招待费用估计在3000~4000亿元之间,是2004年中央财政支农资金1500亿元的两倍还多。
   那么,德国官员申报请客送礼效果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启示呢?笔者以为,这要从德国官员何以要乖乖申报请客送礼的效果说起。我们知道,政府公务员既是职务消费的政策制定和执行者,又是政策受益人,在缺乏制衡机制条件下,职务消费的激励作用会出现偏差。财政不仅是花别人的钱给别人办事,而且其所凭借的是公共权力,财政是以公共权力进行的资源配置。德国官员要乖乖申报请客送礼的效果,在于德国官员花钱有严格的规矩,如果破坏了规矩,就是腐败,而我国官员之所以敢大胆消费,在于政府官员花钱没有规矩,是支配财力的公共权力私有化的结果。
   那么,我们能不能给官员花钱定规矩呢?答案是肯定的。事实上,我国公款消费浪费严重现象,从本质上说,是政府失灵的表现。在《新帕尔格雷夫经济学大辞典》中,政府失灵被定义为由政府组织的内在缺陷及政府供给与需要的特点所决定的政府活动的高成本、低效率和分配不公平。公共经济学认为政府低效率是政府制度内在缺陷所致,原因主要在于无产权约束。官员们用的是纳税人的钱,从而不必关心费用问题。政府行政部门高度垄断,不像私营企业那样存在市场竞争,并且无明确的考核指标。应该说,德国官员要汇报请客送礼的效果,就源于对政府失灵的控制,源于对政府官员行为的严格法律界定,而我国职务消费几近失控是政府失灵的必然。
   美国学者萨瓦斯的一项研究结果表明,公共部门提供服务的成本费用,平均比承包商提供服务的成本费用要高出35%-95%。缪勒在《公共选择理论》一书中也提到:当提供可度量的产出时,政府官僚机构要比私人企业花费更高的单位成本。我国公款消费的事实证实了这点。像帕金森定律所表明的那样,政府具有权力和规模上的自我扩张倾向,庞大的政府体系不仅会越出自身的行政职权边界,侵犯社会私人领域,而且会导致官僚主义和官员腐败等行政危害,这些都必然会造成行政低能与低效。笔者以为,德国官员申报请客送礼效果给我们的启示,就是避免政府失灵,增强政府降低成本的内在压力,改变政府预算规模最大化的倾向。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