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政府对公民强制的爱要用圆形馒头表达?  

2008-01-04 08:32:20|  分类: 公共精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1月1日起,由国家标准委和国家质检总局联合发布的《小麦粉馒头》国家标准正式开始实施。牵头起草馒头国标的河南省一家企业的相关负责人表示,“标准从感观、检测方法、检测依据、包装等多方面对馒头进行了规定。”甚至连馒头的形状、面粉含量、水分含量等都进行了规定。(《南方都市报》1月3日)


   本则新闻引起了公众的强烈关注,不少网友表达了强烈的反对意见,有的甚至发出了希望国家的馒头标准是假的呼声。


   就在舆论哗然之际,中国网发布了国家粮食局接受记者采访的表态,说规定了馒头形状的说法纯属无稽之谈。


   一时间,馒头的形状成了一个难解的谜,不过,好在生产馒头的厂家不会因此停止馒头生产,否则公众就更傻眼了!


   但是,通过对舆论的分析,可以发现,公众对馒头的标准规定并不感兴趣,甚至是持反对意见的,这对于制定标准的部门来说,无疑是一种反讽。这也说明,不用规定馒头的形状标准,公民照样可以生活。


   近年来,我们与各种各样的标准不断接触,现实生活中甚至到了标准泛滥的地步,以致公众苦不堪言,但是食品的质量、安全问题并没有得到彻底解决,有些甚至更加严重,如此以来,我们不能不发问:所谓的标准到底是因何而生?因何而废?进一步可以说,我们需要那么多标准吗?


  从规则或者政治学的角度来看,任何标准都意味着政府对公民强制的爱,也就是我们所熟悉的父爱主义在政府身上的体现。


  我们知道,传统的公民针对政府享有的防御性消极权利,随着社会变迁而发生变化。社会不足以使人们在孤立于政府与社会的情形下过上满意的生活,因此,衍发出公民要求政府为特定行为的积极权利。这些权利的诞生以及随之而来政府承担的积极行动之义务,使得政府比以前更密切、更广泛地介入人们的生活,由此就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强制性标准。意味着国家从守夜人变身而为“家长或父亲”,这两种看似对立的身份都为人们所需要,正如我们的生活同时需要父亲的严厉和慈爱一样。


  从现实来看,有些强制规定是人们容易接受的,如强制骑摩托车者戴头盔、汽车司机系安全带等。有些规定则是人们反感和拒绝的,如云南省曾在1980年代婚检中进行处女检查,并对检查中的非处女予以50元罚款等规定。

 

   公众对馒头形状标准的反感,在笔者看来是由于这种强制标准已经超出了父爱主义的限度。因为父爱主义绝非是一个在任何场合都可以被证成的理论和原则,它只能在特定的场合才具有正当性。值得重视的是,政府在对他们的利益和福祉多一份关注的同时,也要为父爱主义设定一个界限,超越这个界限的“超父爱主义”必须被禁止。


   从公众对馒头形状标准的反感来说,父爱主义仅仅意味着在某些领域、在某种程度上政府可以而且应该充当“家长”的角色,这对于父爱式政策的制订者——作为政府这一抽象概念具体体现者的政府官员是一种提醒。


  政府对公民强制的爱在特定情况下,是必须的,也是受欢迎的。但这种强制的爱应有一个界限。换句话说,政府对公民的爱有多种表达途径,何必一定要通过圆形的馒头来表达呢?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