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不怕记者揭伤疤的政府才是好政府  

2007-11-27 08:57:32|  分类: 公共精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月15日16时31分,重庆市首场自主新闻发布会出现超越常规的敏感问题。首次登台的重庆市政府新闻发言人文天平表示,虽然自己将直接面对记者,但并不忌讳记者揭政府的伤疤,“那些揭政府短的问题,只要客观准确,该承认的我就承认,该道歉的我就道歉,更关键的是促进问题的解决。我们欢迎批评,更欢迎记者提建设性意见。”(《中国青年报》11月26日)


  不论是“仆人怎会对主人说无可奉告”,政府要争取第一话语权,还是政府不怕记者揭伤疤,突发公共事件将被纳入发布范围,都表明了一种新鲜的气息,标志着政府在信息公开以及和公众互动方面的进步。


  常识告诉我们,新闻发言人制度归根到底是为了保障人民的知情权,而不是保障官员的乌纱帽。如果不具备这样的认识,再好的经也会被念歪了。重庆市新闻发言人的见解让我们认识到了这点。


  新闻发言人制度的设立,成为媒体获取政府公共信息的重要来源,有助于媒体从政府获取更多的公共信息。但是,我们不难发现,当前虽在大力提倡信息公开与新闻发言人制度,但在实际操作中却有种种难度:对权力阶层及相关部门不至于伤筋动骨的信息,公开无妨;对有损其政绩、大局、安定团结的信息,紧捂盖子,信息封锁,记者被打、被蒙、被阻等独立采访权、思考权被变相剥夺的事例仍不鲜见。这实际上是不愿承担行政或法律责任的规避借口。


   我国的新闻发言人制度虽然具有政策威力,但对本应构成一对法律关系的新闻发言人和公民,一是虚化、模糊的法律保障缺失,二是有失平衡的厚此薄彼,对公民的权利保障弱于其义务强化,而对新闻发言人的义务强化弱于权利保障。最典型的是公民的知情权、传播权经常遭受实际的侵犯或障碍,却难以寻求及时、有效的法律救济,新闻发言人的信息公开义务经常被原非机密亦非个人隐私的无限“例外化”而消解。


   突发公共事件将被纳入发布范围是对传统做法的突破和纠正。传统上只把各种突发事件看做坏事,倾向于千方百计地捂住,不让别人知道。在当代社会,突发事件出现的机率较高,应当把这类事件视为一种常态来处理,把处理危机看做政府正常职能的一部分。把封锁消息作为处理危机的方法之一,肯定会把危机推向最糟糕的境地。


  建构责任政府的一个重要条件是政府一切行为都必须以公民为导向,通过行政公开与透明以及政府与公民之间的良性互动来提升政府责任能力。公民只有对政务知情,才能消除对政府管理事务的神秘感,才能对政府行为进行监督、判断和评价,从而给政府责任行政施加一种外部压力。政府与公民的良性互动要求根本改变二者之间传统的、严格的等级关系,将平等对话作为一种责任制度。政府新闻发言人制度通过公开性的对话,使政府把行政管理过程及效果等各方面都公之于众,使公众有更深刻的理解和更多的监督,从而这种透明度的压力使政府更加对公众负责。


   政府不怕记者揭伤疤的本质在于信息公开是公民的天赋人权而不仅仅是政府的恩赐与善意。官员和政府披露信息不仅是他们的权力,更是他们作为公仆的义务,公民是信息公开的权利人。在信息公开的道路上,不怕记者揭伤疤的政府才是理性的。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