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警惕世俗权力侵蚀大学的独立使命  

2007-09-10 17:48:47|  分类: 教育第三只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北京语言大学45周年校庆期间,教育部副部长赵沁平在以大学需要文化文化需要大学为题的演讲中表示,大学的官本位倾向也在影响着学术的发展。(《新京报》9月9日)

大学的本质在于其学术性,如蔡元培先生所说的,所谓大学者,实以是为共同研究学术之机关。但由于我们的大学并没有独立于社会,大学行政权力一个重要的特点是从属于社会的行政权力体系。今天,大学地位日益凸显,大学作为合理性的筹码之可能性渐渐增大,社会权力便以各种形式向大学渗透,大学进一步成为权力的附庸,大学的独立性消解,依附性增强,向权力的献媚必然导致大学尊严的萎缩。为什么那么多的政府官员都能毫不费力地进入大学当硕士生导师、博士生导师?为什么那么多的政府官员能轻而易举地拿到大学硕士、博士文凭?为什么大学招生时,大学领导手里揣着大量的领导的条子?社会世俗权力何以能轻易地向大学染指?大学何以对世俗权力毫无抵抗的能力,甚至大学还主动地向世俗权力献媚?因为大学根本就没有建立并充分保障自己真正的教学科研中心,而在表面上的教学科研中心背后,真正的大学中心正是大学官僚体制,而这种官僚体制恰恰由于跟社会世俗权力之间没有任何分隔,所以,它实际上正是社会世俗权力在大学的延伸。也正因为如此,大学的官本位倾向也在影响着学术的发展。

说的严重点,现在已经不是影响了,而是破坏。可以说,我国的大学过于追求内部的行政等级,现在已经出现了副部级的大学校长,不少大学里,厅级干部一走廊,处级干部一礼堂,科级干部一操场,已非戏言。官本位正在演化为一种大学内部的价值取向——拜官主义。

2003年北京大学改革之所以层层受阻,其实并不是以张维迎为代表的改革主事者与以甘阳、陈平原等为代表的改革质疑者之间的矛盾和对立,其根本原因,正是在于连象北京大学这样的中国大学之名牌,其教学科研也并没有成为真正的中心,而北大的改革却并不是针对现实大学整体格局,以维护、确保大学教学科研真正的中心地位,而只是拿这原本就没有成为真正中心的教学科研人员来开刀,遭遇一群对北大充满人文情怀的学者的强烈职责批评,是理所当然的。

早在1919年6月6日,长北京大学仅过两年的蔡元培发表了一个不肯再任北京大学校长的宣言,明确提出不任北大校长的三条理由:我绝对不能再做那政府任命的校长,为了北京大学校长是简任职,是半官僚性质,便生出许多官僚的关系,那里用呈,那里用咨,天天有一大堆无聊的照例的公牍;绝对不能再做不自由的大学校长:思想自由,是世界大学的通则;我绝对不能再到北京的大学任校长:北京是个臭虫窠。无论何等高尚的人物,无论何等高尚的事业,一到北京,便都染了点臭虫的气味。蔡元培辞职的理由,一是反对大学自身的官僚化,一是反对大学受制于官僚。说来说去,核心就是反对大学的官僚化。

大学要成为精神文化领域中一股持久的否定力量,引领社会在文明与野蛮、高尚与媚俗、进步与倒退之间做出选择。大学的质量与大学所享受的学术自治呈正相关,这是因为大学是追求真理和传授高深学问的地方。笔者以为,在警惕世俗权力侵蚀大学独立使命的同时,我们应牢记蔡元培先生拒当北大校长的启示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