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制度非均衡状态下的新闻发言人:批评还是呵护?  

2007-08-03 22:21:28|  分类: 教育第三只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王旭明接受南方周末记者专访时说,“中国不仅需要一个王旭明,还需要成千上万个这样的人,现在还远远不够。”(《南方周末》8月2日)

 作为“新闻发言人”的王旭明经常成为“新闻当事人”,而他的同行则评论他为敢说实话的人。如此迥异的评价放在一个人身上,鲜明地刻画出了特定制度背景下新闻发言人角色的尴尬。客观地说,“中国不仅需要一个王旭明,还需要成千上万个这样的人,现在还远远不够”是切中肯綮的。

新闻发言人制度是信息化民主社会的产物,其意义在于保障公民的知情权,提升公民监督政府权力的能力,使政府决策的科学化,体现了政府治理观念的悄变化,以及通过议程设置对舆论进行隐蔽的控制,达成政府目标。但我国的政府新闻发言人制度建立较晚,在许多方面还不完善、不规范,信息披露的内容、对象、程序、责任机制的不明晰,使新闻发言人制度可能被异化为逃避公众监督的工具并造成信息的垄断,加上我国一些新闻发言人还存在不想说、不敢说、不会说情况,如此以来,“王旭明”在一定程度上就成了符号。

事实上,关于王旭明不同的看法反映了我国信息公开制度的巨大缺陷,由于新闻发言人只是信息公开制度的实施机制,其作用的发挥受制于信息公开制度的各种约束。人们判断一个国家的制度是否有效,除了看这个国家的正式规则与非正式规则是否完善以外,更主要的是看这个国家制度的实施机制是否健全。就我国来说,新闻发言人缺少一种国家层面的规范,并且处于一种制度非均衡供给状态下。政府在新闻发言人的制度安排中处于权威地位,公众相对于政府来说处于绝对弱势地位,导致公民知情权事实上的不平等,这是王旭明经常遭到批评的根本原因所在。可以说,王旭明替制度背了“黑锅”。

判断一个政府新闻发言人好坏的标准不是看他应对记者和公众的技巧是否运用得圆熟,甚至不是简单地看他是否贯彻了政府的意图,而是看他是否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减少和消除了人们对于公共事务认知上的信息不对称状况,即使公众对于公共事物的认知,由知之不多到知之较多,由认识不全面到认识较为全面。否则,即使把舆论引导得得心应手,也是建立在虚妄和愚民的基础上的,是不合格的。

对王旭明的批评还关系信息披露度的把握问题。我们知道,这个度的标准不是政府的利益,而是要以公众利益作为最高标准。曾有某地方政府在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时说,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是为了对付
海外媒体对本地的污蔑。这就是误解。新闻发言人制度首先是为着保障公众的知情权而建立的,而不是为了什么应对污蔑宣传而设立的。

现代社会运转的复杂性,客观上造成了全能政府的终结。要求还政于民,提高信息的社会共享程度,让社会来分担责任,形成在有限责任政府领导下的良性治理。市场经济社会不再像计划经济时代那样一切都统揽在国家的指挥之下,随着个人自主权、决策权增加,信息的需求量大增并且体现出极大的差异性,因此在新闻发言人制度建设中应体现媒体主导的精神,因为媒体关心的在某种程度上也就是公众所关心的。

政府新闻发言人制度作为一项好的制度,只有用法律对其加以规范,才能产生好的社会效果。否则好制度一旦被滥用,也不是好事。制度非均衡状态下的新闻发言人:批评还是呵护?笔者的态度是,王旭明们需要批评,但更需要呵护。而消除新闻发言人的制度非均衡状态是对他们的最好呵护。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