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公权力岂能随心所欲打破“不情愿的正义”  

2007-07-30 18:17:35|  分类: 伦理考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海淀救助站20日致全体市民公开信中称,不要直接向街头流浪乞讨人员施舍钱物,防止一些好逸恶劳的人利用爱心骗取钱财。并希望市民主动劝导乞讨者到救助站接受救助。(《北京晨报》7月21日)

  劝市民勿向乞丐施舍,不是新鲜事,长沙也曾要求市民勿随意向乞讨人员施舍,更早的时候,《郑州市关于做好城市职业乞讨人员管理工作的意见》指出劝告市民不准向职业乞丐出租房屋。尽管此类举措,引起了公众的反感,但是类似的管理举动和管理策略还是被政府部门乐此不疲地加以运用,不知道是对公众的指责无动于衷,还是在管理方法上已经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

  毫无疑问,流浪行乞从来都不是一种被社会道德或国家法律所倡导的行为。就乞讨行为本身来说,我国现行法律并未曾作出任何肯定或否定的规定,伴随着近来乞丐不断的职业化、集团化、犯罪化、低龄化、扩大化等倾向,这一群体在社会上产生了恶劣的影响,造成的危害是不可低估的,同时乞丐流浪者在多数情况下乞讨行为并不招人喜欢,尤其是当有欺骗性乞讨存在的时候,市民的厌烦之情也就在所难免,这样久而久之就会削弱社会大众的同情心及对弱势群体的关注与救助。这或许是管理部门清理乞讨或者禁止乞讨的动因所在。

  但是,作为一个群体,乞讨者目前唯一所能期望的是社会同情,但由于他们不可能组成一支有效的社会力量,他们的权利终究得不到可靠的制度保障。一个举目无亲、孤立无援的流浪者最容易遭到地方政府甚至整个当地社会的敌视,因而最需要宪法和法律的保护。在这个意义上,乞讨者构成了“分散和孤立的少数团体”,宪法为所有公民提供的统一权利保障就必然被形形色色的地方规定所打破,一个所有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法治秩序也就注定难以实现。

   劝市民勿向乞丐施舍的理想目的是要消灭乞讨者的存在,但是一个连乞讨者都容不下的城市,能是一个充满温情和人文关怀的城市吗?更何况,劝市民勿向乞丐施舍是对公众悲悯之心和宽容情怀的一种戕害。

  劝市民勿向乞丐施舍是对“不情愿正义”的破坏。就一个社会来说,它只要求个体有正义的行为,而不是要求所有个体都有正义的动机。所谓“不情愿的正义仍为正义”就是这个意思。可以说,要紧的不是正义行为动机,而是正义行为本身,不论公众自我克服的动机是什么,只要按照正义要求的程度达到了自我克服的目的,正义的社会功能就得到了实现。就劝市民勿向乞丐施舍来说,笔者以为,这是对公众“不情愿正义”的撕裂,它在拒绝公众行使正义行为的同时,一方面扩大了公权力的边界,另一方面也为社会本身可能的善压缩了存在的空间。

   劝市民勿向乞丐施舍是对公民积极生存权的无视。我们知道,个体享有的生存权有消极自由意义上的生存权与积极自由意义上生存权之分:消极的生存权指政府只负不侵犯与警察保护义务的生存权,也就是所说的生命健康权;积极的生存权要求国家提供最起码的生活条件,即政府有义务保障公民享有物质与精神上有尊严的生存状态。劝市民勿向乞丐施舍伤害了乞讨者作为公民的生存权。

  现在的社会是愈加趋向宽容的社会,对乞丐、哪怕是职业乞丐也是一样,人们的态度都应由以前的歧视转为理性的看待。只有这样,我们的社会才能变得更加和谐与文明。一个社会如何照顾需要帮助的人,正好反映了该社会的价值观。劝市民勿向乞丐施舍容易导致治理失去善的意义。无论我们采取什么样的治理手法,都必须看到,人口以及人口的福利是治理的对象同时也是治理的目的,不能用其他的目的比如城市的形象或者城市的发展来替代。如果忽视掉这一点,治理就会失去善的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