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二等公民”心态映照下,没有谁是幸运者  

2006-08-27 17:36:26|  分类: 公共精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广州工作稳定,有房有车的,年年仍要跑去办暂住证。底层的打工者境遇就更糟,经常有人半夜敲门查证,如果没有暂住证即会被拉到派出所,暂住证更让他们感觉是共和国国土上的二等公民。(见《南方都市报》8月24日)

 

“二等公民”心态是公民的不幸,但是是谁的幸运呢?是城市居民还是社会?这是一个让人尴尬的问题,从本质上说,“二等公民”心态在表明外来居民对城市缺少归属感外,更揭示了社会处于共损而非共赢状态,也正因为如此,“二等公民”心态下的社会,不论是城市居民还是外来者、社会,都不可能成为幸运者。这是公民的无奈,也是社会的无奈。

 

“二等公民”心态是违背社会公正原则的不平等现象,在一定程度上更在鼓励社会和城市居民把外来者看成是“下等人”,这是一种难以言说的疼痛,会对社会的安全运行和健康发展产生很多的负面影响。原因在于“二等公民”心态根源于社会地位的不平等,而正是这种社会地位的不平等鼓励地位更低的人们将自己看作是下等人,也鼓励城市居民和社会将外来者看作是下等人。

 

“二等公民”心态映照下,不论是个体——城市居民和外来者,还是社会,都无法成为幸运者,而这一切是社会处于“共损”而非“共赢”状态的必然结果。我国长期实行的以户籍制度为基础的城乡二元分割制度体系是导致外来者对城市居民群体归属感不强的制度性因素,也是造成城市居民和外来者处于“共损”状态的重要因素。二元分割体制的负面影响是多方面的,从外来者自身角度看,这些制度把外来者身份限定在流动人口上,没有注意到外来者从职业到生活方式上的基本特征,没有适时地给予具备条件的外来者在法律形式上的城市居民身份,制约着外来者在自我身份认识的转变与外来者的城市归属。从间接角度看,这些制度中的较浓的城市封闭性和集体排斥性色彩也对城市居民产生不良导向,使他们长期以来的一等公民优越意识难以转变,不能较好地平等看待和对待外来者。

 

“二等公民”心态映照下,谁是“一等公民”?城市居民是“一等公民”吗?事实上,城市居民也是二元分割体制的受害者,从表面上看,得到了好处,但是从长远看,在一个充满裂痕的社会中,城市居民的利益也很难得到保障,而这正是“共损”状态的结果。众所周知,我国的社会资源和经济资源的分配是按照等级序列高低的顺序进行的,所有国民的基本权利、生存条件与发展空间都深深依赖于这种社会等级关系。在计划等级体制下,国家财富与福利的分配采用等级严格的单位形式,单位之间与内部又分为不同的等级并按照等级原则分配。而城市外来者可以说处于我国社会等级关系的最低层,他们的收入以及在分配中的地位受制于这种等级关系。这种社会等级制度严重阻碍了等级、阶层、单位与地区、城乡之间相对的自由流动。户籍制、资源配置与占用制度、发展机会的分配制度使外来者陷入结构性的机会不公平状态。涉及外来者就业的歧视就更多,从户籍到身份、居住、迁徙等,都有一系列的政策与社会安排。从中可以看出,社会阶层之间有效合作的缺乏,那么,在社会合作理念匮乏的社会中,城市居民能成为“一等公民”吗?

 

“二等公民”心态源于社会“共损”状态,在“二等公民”心态映照下,没有谁是幸运者!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