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得罪逻辑”背后的责任缺位  

2006-07-24 17:52: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徽省总工会等单位组织的历时半年、耗资20万元左右的万人行风评议活动近日结束。但当新闻媒体前往主办方深入了解相关情况时,主办单位有关负责人却不愿透露太多内容,只同意公布排名靠前、群众满意单位的名单,而不愿公布群众有意见的单位及他们存在哪些问题,理由是这会影响安徽省的投资环境。(见《中国青年报》7月7日)

 

主办单位有关负责人承认,不愿透露全部评议结果是不想得罪有关部门。看来,这会影响安徽省的投资环境是假,不想得罪有关部门,才是拒绝公开的真正原因所在。那么这种“得罪”逻辑说明了什么呢?为什么工会可以“得罪”公众而不愿意“得罪”有关部门呢?这自然与工会地位有关,是为了维护政府形象和权威,但是笔者以为这种“得罪”是典型政府本位和神秘行政的折射。

 

我们知道,一个合法的政府的权威地位固然来自宪法和法律力量的支撑,同时也来自社会公众对它的认同与支持。这种“得罪”逻辑是对民意的背离,无法承担公众的期待。在现代民主政治的社会里,政府的公共权力来源于人民的委托,政府权力应该为人民服务,保护公众的公共利益,维护和平的公共秩序,否则,人民有权收回他们

的权力,而且判断政府公共权力是否辜负人民委托的裁判者只能是人民。政府在获得公民的政治和经济支持的同时,必须按照契约的要求提供给纳税人满意的服务,也就是说,政府存在的目的就是满足公众的不同需求,以尽可能高效率、高质量的公共产品的生产与服务争取公众的支持,否则会失去存在的基础。

 

这种“得罪”逻辑是政府本位的延续。过去我国政府实际上形成的是一种全能统治型行政模式,建立了权力高度集中的政府本位的行政体制。在这种体制下,政府在提供公共服务时,采取的是一种自上而下计划配给的方式,公众没有权利向政府提出自身利益的要求,更不能对政府的服务质量提出意见。当然,也无法对行风进行评议。而现在不公布评议结果实质上是政府本位的折射。

 

这种“得罪”逻辑还与神秘行政有关。现代行政法治崇尚透明行政,强调约束公权,而行政权力的本性是喜爱神秘、扩张和率性,厌恶公开、监督和约束,存在着巨大矛盾。“得罪”逻辑是神秘行政的产物,可能引发信任危机。要知道,如果政府无法回应公众的期待和信任,就会产生信任危机。公众是政府力量的源泉,政府的有效运行是以公众的信任为基础的。

 

这种“得罪”逻辑是对实施善政的隐性资本的忽视。公众对政府的信任是实施善政的一种隐性资本。只有推进取信于民的善政,建立公众和政府之间的良性互动基础,增进公众与政府之间的良性互动,才能降低和消解道德风险,维持和增进政府信用,提升隐性资本,推动善政的实现。

 

从本质上说,这是责任缺位的必然。任何时候,公民都需要一个负责任的政府,政府应该是承担各种责任的行政机关,一个责任政府对社会来说是最重要的。政府的权力虽然是有限的,但政府对公民负有的责任却是无限的,也就是说,不论在公共领域,还是在私人领域,只要是关系到公民利益的事,政府都要负起责任来,这种责任是无法用数量的多少来衡量的。麦迪逊在《联邦党人文集》中曾指出,“一个好的政府应该做到两点:一是信守政权的宗旨,亦即人民的幸福;二是了解实现其宗旨之最佳途径。正因为如此,笔者以为,应该警惕“得罪”逻辑背后的政府本位和神秘行政。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