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荒的博客

 
 
 

日志

 
 

廓清“上网”的罪化预设是最好的纠偏  

2009-11-06 08:33:09|  分类: 教育第三只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卫生部就《未成年人健康上网指导》征求意见。征求稿提出,严格禁止限制人身自由的干预方法,如封闭、关锁式干预,严禁体罚。对网络使用不当者中伴发明显焦虑、抑郁、强迫等精神症状的个体,应到医疗机构进行诊断治疗。(《北京晚报》11月5日)


        尽管不少网络媒体在转载本则新闻时,纷纷以“卫生部拟严禁体罚封闭等方式治疗网瘾”为题,却忽视了一个根本性事实,就是卫生部否定了“网瘾”的存在,明确指出“目前‘网络成瘾’定义不确切,不应以此界定不当使用网络对人身体健康和社会功能的损害。”并且认为,问题的实质是少数未成年人不当使用网络而出现身心健康问题。


         从北京军区总医院牵头制定的《网络成瘾临床诊断标准》发布算起,关于“网络成瘾”的争论甚多,而不少青少年为之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如未满16岁的广西少年被父母送往戒网中心,然而仅仅十几个小时后,父母看到的已经是孩子伤痕累累的尸体。


   卫生部就《未成年人健康上网指导》征求意见,在笔者看来,离不开对网瘾的廓清。事实上,这是一个莫衷一是的概念,关于网瘾的标准,无论在学术界还是在现实中,都存在着极大的争议,这也说明了人们对最基本的问题何谓“网瘾”上还缺少一种理性认识。但是,复杂并没有让人们的行为变得更为慎重和缜密,相反,一系列武断的做法和一系列悲剧无情地呈现在了公众面前。网瘾的概念,最初由美国心理学家格登博格提出,随后,匹兹堡大学的金伯利?扬博士发展完善了这一概念,是指在无成瘾物质作用下的上网行为冲动失控。这是理论上的说法,而实践中很难让医学界信服,因为单一的医学考量不能完全解决这一问题。


     就当下话语环境来说,把“上网”的偏好归为网瘾之列,在笔者看来,不是一种无知,就是对责任的推卸。可以说,当下不少青少年的所谓“网瘾”症状并不仅仅是个网络相关的问题,而是一个与家庭、学校和社会等现实密切相关的问题。但是,不少家长和学校纷纷把问题推向了网络,归罪为孩子,在笔者看来,这是一种误区。《未成年人健康上网指导》于当下现实来说,就是一种纠偏。


       《未成年人健康上网指导》告诉我们,不能对网络进行有罪化设定,而单单忘记了网络的工具属性。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认为,将网瘾曲解为病,是带有对互联网的歧视。应明确,网络的普及是社会进步的表现,在青少年的成长过程中也有着无可替代的正面作用,所以对青少年网瘾的防治,要以引导为主,而不能简单地靠堵,更不能因噎废食。不少青少年由于过度使用互联网而导致个体明显的社会、心理功能损害,而且随着乐趣的增强,欲罢不能,难以自拔,这种现象当然应该引起警惕,对此,卫生部定义为“社会功能严重受损”,在笔者看来,是一种谨慎和严肃的态度,也是一种责任担当。


      更要看到,假如网瘾存在的话,也是一个与医学、社会学、心理学、文化学、教育学、计算机科学等相关的问题,而不是单单与网络有关的问题。如果把一个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处理,把一个社会学问题简化为医学问题,甚至对网络进行有罪预设,在笔者看来,就是南辕北辙。从这个意义上说,卫生部认为不存在网瘾,是社会之福。


      廓清“上网”的罪化预设是最好的纠偏和责任担当。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